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叛舰喋血记:1975年苏军“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叛逃未遂纪实  

2005-03-10 19:44:46|  分类: 军事史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生暴动的1135型大型反潜舰






执行任务的雅克-28前线轰炸机





雅克-28前线轰炸机准备起飞





АК-726 型火炮


  这是一个被封锁了20年消息的绝密事件,1975年11月8日晚,苏联海军发生了严重的紧急事故:波罗的海舰队“警戒”号大型反潜舰(或称驱逐舰)未经司令部允许,擅自启锚,离开拉脱维亚首都里加附近的达乌加维河湾驻泊地,向连接里加湾和波罗的海的伊尔宾斯基海峡方向驶去。

  从该舰上成功逃出的一名军官游回里加海军基地汇报了情况,原来是“警戒”号大型
反潜舰上发生了暴乱,负责政治工作的副舰长维克多·萨布林海军少校,指挥一伙同谋,逮捕了舰长,制服了军官,武装夺取战舰,准备叛逃至瑞典。

  波罗的海舰队护卫舰、导弹舰、海军航空兵及部署在波罗的海地区的空军前线轰炸航空兵,紧急出动,从空中和海上两路拦截、追杀叛逃的军舰,一场惊心动魄的海空联合拦截和追杀行动就此展开。

  暴乱是怎样发生的?

  波罗的海舰队“警戒”号大型反潜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答案是:一次对波罗的海舰队、苏联海军乃至整个苏联来说都比较耻辱的叛逃事件。负责政治工作的副舰长萨布林了解舰上的所有军官,野心较大,企图发动新的革命,有明显的精神分裂和狂妄症状,企图通过欺骗的方法,劫持军舰,叛逃国外。

  事实上,暴动的过程很简单,与好莱坞电影开始时描述的情节大同小异,并不惊险。1975年11月6日,按照节日传统,“警戒”号大型反潜舰抵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在位于市中心的达乌加维河湾处停泊。11月8日晚,政治副舰长萨布林向舰长波图利内海军中校汇报工作,谎称舰上似乎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故,与舰长一起来到军舰下层的一个隔舱中,然后,在同谋水兵沙因的帮助下,把波图利内制服,锁在隔舱中,并交待沙因严密看守。随后,萨布林召集全体军官和准尉,宣称舰长身体不舒服,军舰将由他指挥,前往列宁格勒,计划通过电视讲话痛斥苏联社会和海军舰队的种种弊端。大型反潜舰上全部60名军官和准尉中,只有3人同意执行他的命令,个别坚决反对的人被萨布林关押到一个单独的隔舱中,大部分军官表现出了无所谓的“不参与”态度,不支持,也不反对,只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间接地走上了背叛祖国的道路。舰上其余乘员对“政变”并不知情,最初并没有怀疑替代舰长指挥的副舰长萨布林,执行了他的全部指令和命令。

  但是,有一个军官成功避免了被“监禁”的命运,他跳到了海中,在11月刺骨的海水中游上了岸,返回波罗的海舰队里加海军基地司令部汇报情况,称军舰上可能发生了起义事件。奇怪的是,他的话没人相信,在那个年代,舰队各级司令部都认为这种说法非常荒唐,根本不相信苏联军舰上会发生什么起义。此外,领导们还怀疑这名军官是否喝醉了酒,甚至决定强制他去进行心理健康检查。不过,就在决定送这名军官进行心理检查时,就在抵达里加参加节日庆祝活动的舰艇编队指挥部官员们、心存疑虑的里加基地官员们的眼皮底下,“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已经擅自启锚,离开停泊地,开始出海。

  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里加基地迅速向上汇报这一紧急情况,苏联军政领导立即下达命令,就近调动军舰和战机,进行拦截,阻止“发疯”军舰的行动。但是,由于里加海军基地领导的怀疑,不相信勇敢的海军军官的话,丧失了最佳拦截时间,军舰已经驶入大海。可以说,如果不是基地司令部的犹豫和怀疑,行动不坚决,完全可以及时制止萨布林的暴动,封锁港湾,使军舰无法驶离里加湾。

   在接到紧急任务后,波罗的海舰队、海军航空兵、空军前线航空兵立即行动,展开立体拦截行动。下面有关此次惊心动魄的拦截过程及整个事件戏剧性的变化情况,全部是根据当时参加海空拦截、追杀行动的舰长、飞行员、指挥官们事后的回忆整理而成的。主要是苏联第15空军集团军第132轰炸航空兵师第668轰炸航空兵团副参谋长亚历山大·岑巴洛夫(现为后备役少将)、苏联海军总参谋部战役局作战处处长弗拉基米尔·扎博尔斯基海军上校、波罗的海舰队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驱逐舰支队长Л.С.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小型导弹舰大队长А.В.博布拉科夫海军中校、“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舰长А.В.波图利内海军中校。

  首先看一下苏联空军前线航空兵轰炸机空中拦截情形:

  航空兵团战斗警报响起!

  1975年11月9日凌晨3点,距离尤尔马拉市20公里处的图库姆斯机场,第668轰炸航空兵团,突然响起战斗警报,全团官兵迅速行动起来,开始进行战斗准备。这是一个培训水平较高的空军前线轰炸航空兵团,装备当时已经老化的雅克-28前线轰炸机,主要用于培训飞行人员夜间和复杂气候条件下的空中打击技能,执行特殊任务。在苏美对峙时期,668团的任务是加强苏联前线航空集群的力量,在极限气候条件下,对北约战术航空兵部署机场实施打击。

   由于该团战斗训练完全按照战备要求进行,经常进行例行战备检查,此次非训练时间的战斗警报信号,也被全团人员视为一次例行战备检查,并没感到有什么异样之处。

  在第668团团长向第132师指挥所汇报接到战斗警报后的行动准备情况时,惊讶地得知,师里并没有检查第668团战备情况的计划,此次战斗警报也不是师部下达的,师长安德烈耶夫少将正在家休息。师长被从床上叫醒后,同往常一样镇静,清楚、准确地向刚刚上任的第668团团长解释称,谁越过师长向团里发出战斗警报,下达了战斗任务,就由谁亲自指挥。

   第668团进入战备状态的协调机制运转正常,没有任何延误。全体人员在规定时间内全部到位,飞机做好了起飞准备,挂载了存放于机库内的第一批航空炸弹弹药基数(第二批、第三批弹药基数在弹药库内,出厂包装箱尚未拆除)。与所有的战备检查一样,从第15空军集团军司令部传来加密电报,通报了战役战术局势,下达了第668团的战斗任务,称外军战舰侵入苏联领海,介绍了敌军战舰的基本性能数据(导弹驱逐舰,装备两套“黄蜂”型防空导弹系统),通报了军舰在里加湾的大致位置和地理坐标。集团军司令部给航空兵团下达的任务很简短:准备对战舰实施毁灭性空中打击。

  按照战斗章程要求,第668航空兵团团长及时做出对战舰实施打击的决定,副团长和各级指挥官提供相应建议,参谋部进行必需的测算,传达决定并组织完成。总之,一切按部就班,有序进行,该团所有领导成员此前刚在加加林空军学院进行了培训。不过,也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要对军舰这种高度坚固的目标实施毁灭性打击,必须使用500千克弹径的厚壁爆破航空炸弹,而在值勤战机上挂载的第一批弹药基数却是弹径只有250千克的ОФАБ-250Ш型突击爆破杀伤航空炸弹,668团配备有厚壁爆破航弹,但是,从未要求使用,全部在第三弹药基数仓库内储存,尚未开封。由于团里接到的是对军舰实施模拟攻击任务,所以就没有重新挂载,况且时间也不充裕。

   9日晨6点左右,空军集团军司令部电话通知,明确了战舰进入伊尔宾斯基海峡时的位置,大约一个小时后,开始驶出海峡,向瑞典哥得兰岛方向前进。此时,第668团团长向各飞行大队长们正式下达了准备模拟摧毁敌军战舰的战斗任务,飞行员们开始进行战斗起飞前的最后准备:进行飞行领航计算、明确相互协作问题等。黎明时分,在第668团团长与第15空军集团军代司令格沃兹季科夫少将通电话时,不知为什么,情况突然紧张起来。格沃兹季科夫少将开始详细询问团长的决定,明确了所有细小环节,确认攻击战舰时的行动战术,要求从团领导中抽调两位成员,亲自驾机执行任务,先对军舰进行警告性轰炸,同时没有排除挂载实战炸弹的战机随时执行实际轰炸任务的可能。随后,格沃兹季科夫少将禁止更换弹药基数,称局势不明确,但正式确认了对军舰发动实际攻击的可能性。

  侦察机起飞后5-6分钟,由团领导亲自驾驶的两架轰炸机升空,任务是根据集团军提供的目标指示数据,对军舰实施航线警告性轰炸任务。

  执行气象侦察和目标再侦察任务的飞机由第668团第二飞行大队长驾驶。当时,第668团共装备了两种雅克-28变型轰炸机:雅克-28И型装配“创议-2”雷达轰炸瞄准仪、武器控制系统、ОПБ-116光学瞄准仪、АП-28К自动驾驶仪,雅克-28L型装配ДБС-2С“荷花”无线电指令差测距制导系统、РСБН-2无线电技术近程导航系统。根据团长命令,目标再侦察工作由雅克-28L型前线轰炸机执行,其瞄准导航系统能够在搜索中发现目标后,实时确定其坐标,精度在数百米以下。但是,在侦察机到达集团军提供的军舰大致位置后,没有发现目标,随后开始沿其最有可能航行的方向上进行目视搜索。

  秋季的波罗的海,气象条件不适于实施空中目视侦察。早上的天空比较昏暗,灰蒙蒙的,云况5-6级,云底高600-700米,浓雾,云雾与水汽溶合在一起,水平能见度不足3-4公里,看不见地平线,在这种条件下目视寻找军舰,并根据其轮廓和舷号来辨别其身份,可能性极小。在500米安全高度飞行时,在能见度较差的条件下,侦察机乘员未能完成主要任务,没有发现军舰,在其后以5-6分钟间隔飞行的两架轰炸机,自然未能对军舰进行航向警告性轰炸。

  轰炸机误炸民船!

  首批两架雅克-28轰炸机到达军舰预计位置上空后,没有从侦察机处得到目标情报,被迫使用雷达轰炸瞄准仪自行寻找目标。一架轰炸机由负责飞行训练的副团长驾驶,从军舰预计位置区域开始向通往瑞典的海域上空寻找,另一架由团火力和战术准备处处长驾驶,从波罗的海临近瑞典哥得兰岛的海域上空逆向搜索。

  很快,由副团长驾驶、沿军舰可能停留的区域上空寻找的雅克-28轰炸机,在搜索区域边界,发现了一个大型水面目标,到达目标上空500米后,透过云雾,进行目视辨别,认定这是一艘驱逐舰规模的战舰,随后尽量靠近目标,对其进行了航向警告性轰炸。如果轰炸是在海上演习场内进行的话,此次轰炸堪称优秀,炸弹全部落在半径80米的轰炸范围内。但是,飞机投掷的第一组炸弹并没有落到舰船航向的前方,由于飞行投弹位置不够准确,突击炸弹就在船只面前的水面爆炸,大量弹片直接击中船体。

  事实上,这是一次误炸,这根本不是什么军舰,而是几小时前刚从拉脱维亚文茨皮尔斯港口出发的苏联货船。货船迅速利用无线电电报、电话,发出求救信号,在明码报文中称自己在苏联领海内遭受匪徒攻击。波罗的海舰队和国家安全局(克格勃)边防部队舰艇都接收到了这一信号,立即向上级汇报,这艘船连续发出灾难信号,长达一个多小时,直到一艘军舰赶到船边救援。所幸的是,船上并没有人员伤亡,船只维修费用后来由国防部负责解决。

  评论这张
 
阅读(4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