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叛舰喋血记:1975年苏军“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叛逃(三)  

2005-03-10 19:48:51|  分类: 军事史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克-28前线轰炸机





1135型大型反潜舰在演习中





1135型大型反潜舰上的АК-726 型火炮





由大型反潜舰更型为护卫舰的1135型战舰



  战舰出海追逐、拦截

  在得知“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叛乱出逃后,苏联海军司令部立即命令波罗的海舰队就近调集兵力,组织海上拦截行动。基本部署情况是,11月9日凌晨,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驱逐舰支队长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接到海军基地司令代表波罗的海舰队司令下达的行动命令:立即追赶擅自离开里加港向瑞典方向驶去的“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制止其叛逃行为,如
果(“警戒”号)不服从命令,可以使用武力。拉苏科瓦内上校立即率一艘护卫舰(基地旗舰)紧急出海,同时命令基地小型导弹舰大队长博布拉科夫中校指挥所有小型导弹舰,紧急出海,执行同一任务。护卫舰旗舰和小型导弹舰大队几乎是同时追上“警戒”号的,此时,空军前线航空兵飞机已经开始轰炸,行动到了最严峻、最紧张的时刻。空中,强击航空兵正在对“逃兵”进行航向警告性轰炸,波罗的海舰队海军战略导弹航空兵双机第二次进入战斗航向。海上,小型导弹舰大队已经进入视距攻击区域,导弹攻击准备已经完成,护卫舰同样咬住了“警戒”号,准备使用舰炮火力制止其继续行进。波罗的海舰队司令部确定的最后追逐界线是东经20度线。

  时任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小型导弹舰大队长(海军中校)的博布拉科夫回忆道:

  “我接到了(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代表舰队司令下达的追赶“警戒”号的命令,如果它越过了东经20度线,之后就是直通瑞典的航线,命令我击沉这艘军舰。如果我们的导弹击中了军舰,就可能会炸出一个能让火车列车穿过的大洞。也就是说,我们的一次齐射,意味着永久的毁灭┅┅在穿过伊尔宾斯基海峡时,我们追上了“警戒”号。记得那个早上,折射较强,感觉军舰就象是在水上飞行。突然,我看到一个巨大的水柱在军舰处冲起,我还以为它被炸毁了。之后,大量海水落下,而“警戒”号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在继续航行。原来是航空兵飞机已经开始进行警告性轰炸。”

  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不难想象:军舰连同所有乘员完全可能会被摧毁!尽管一枚航空炸弹击中了船尾部分,使其航行速度慢了下来,但它还是行驶到了20度经线处。此时,暴动军舰上的局势发生了戏剧性的急剧变化,海员们已经明白,既然自己的战机轰炸了自己的军舰,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变故。

  舰长制服叛乱分子,避免了灭顶之灾!

  时任“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舰长(海军中校)的波图利内事后回忆道:

  “我试图从萨布林关我的隔舱中出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铁器,砸坏了舱门插锁,来到了另外一个隔舱,(没想到也是锁着的。当我把这个隔舱的锁也砸坏时,水兵沙因(萨布林吩咐看管舰长的)用可伸缩事故挡板挡住了舱门。完了,我一个人未能脱身。但是,此时,水兵们开始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海军中士科佩洛夫和几个水兵(斯坦克维丘斯、雷科夫、鲍里索夫、纳比耶夫等人,我故意不提他们的全名:国际惯例)推开了沙因,砸烂了挡板,使我获得了自由。我拿起一把手枪,其余的人端着冲锋枪,兵分两路,一路从前甲板方向开始行动,我则经过内部过道,来到驾驶台。一见到萨布林,第一冲动就是当场击毙他,但随即想到:他还应当受到法律审判!我朝他腿上开了一枪。他摔倒在地。我们上了驾驶台,我立即通过广播宣布,舰上秩序已经恢复。”

  就这样,被“监禁”的舰长,在海员们的帮助下,亲自镇压了叛乱的副舰长,避免了军舰及全体乘员的灭顶之灾。

  但是,此时,局势并没有最终彻底解除,还需要对舰上的真实情况进行核实。拉苏科瓦内舰长回忆道:“在此极其紧张的时刻,在已经向战略导弹飞机下达了摧毁军舰的命令后,我听到了(“警戒”号)广播讲话:‘我是舰长,请求停火。我掌握了指挥权。’我对此表示怀疑,通过广播问道:‘是谁在讲话?我听不出舰长的声音。’我听到的回答是:‘就是我,波图利内。我的嗓子哑了。’随后我命令‘警戒’号立即停止前进。我随后与全副武装的水兵们一起,登上了‘警戒’号,走进了驾驶台。波图利内在那里迎接我们,角落里躺着已经打上绷带的萨布林。”

  至此,因萨布林叛乱率舰出逃而导致的海空联合拦截行动正式结束。

   空中拦截行动总结

  11月9日上午10点左右,第668团所有战机全部返回机场,安全着陆,加油,在完成一切必须的保障工作后,又恢复到正常战备状态。此时,第132轰炸航空兵师师长安德烈耶夫少将,带着师司令部和参谋部军官,乘坐伊尔-14飞机来到团部。听取了团长的行动汇报后,命令工程技术人员回去休息,团领导和飞行人员原地集合,训话。当然,气氛有点压抑。

  安德烈耶夫师长,非常清楚668团人员道德状况,未批评任何人,直接开始讲话。讲话内容的实质是:668团完成了上级下达的任务,同时,没有损失一架飞机,也没有炸死被攻击军舰和民船上的任何一名无辜的人。当然,也有损耗,但并不是你们的错。将严格分析团各级领导和飞行人员的行动,大家什么也不要隐瞒,只讲实话,无论高级领导是多么的不舒服。

  不久,安德烈耶夫师长的所有预测都得到了完全的证实。当天晚上,以苏联空军领航主任布拉诺夫少将(空军总司令的“惩戒利剑”)为首的空军总司令部军官调查小组,从莫斯科飞抵第132前线轰炸航空兵师,对所有人进行了批评。批评师长和师参谋长放弃指挥下属航空兵团的领导责任,批评第668团领导指挥无力,批评飞行人员战斗素养较低,同时也批评了第15空军集团军司令部。

  早有准备的安德烈耶夫少将,随后引经据典地反驳了一个又一个指责。师长和参谋长放弃了正在执行战斗任务的部队的指挥权了吗?团领导指挥不力?那么,是谁以什么方式向师和团下达这一任务的呢?是谁传达了上级首长的意图?这一决定在哪里,哪怕是现在能向我们传达吗?根据战斗章程,各部队的协同及在战斗行动地区的指挥应当由上级首长负责,请问,团应该与谁协同,怎样协同?应当由谁来指挥攻击地区的战机编队?幸亏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图库姆斯机场近程无线电技术导航系统区域内,如果再远100-200公里,结果会怎么样(无线电通信无法保障)?侦察机未能在预计海域发现军舰?另外一架轰炸机未能从500米的空中辨别出那艘货船并不是战舰?在灰暗的天空中,在复杂气候条件下,在能见度较低的情况下,没有目标指示数据,飞行员能在空中辨别出军舰上的舷号吗?

  当天夜间,空军调查委员会向空军总司令帕维尔·库塔霍夫空军主师汇报了初步调查结果及安德烈耶夫师长的立场,空军主师非常愤怒,但他自己心中明白,第668团这种无序战斗飞行的原因并不在“代其受过者”身上。另外,他在向苏共中央政治局就此紧急事件进行的初步调查报告中,肯定了空军的行动。随后,空军总司令授权布拉诺夫少将继续进行调查。

  11月10日上午,师、团几乎所有领导成员,都受到了以空军总司令名义进行的警告处分,根据纪律条令,这是仅次于撤职的最高处罚。团长没有受到这一处罚是因为他还要继续任职(两个多月)。对飞行员的处理比较简单,既不处罚,也不奖赏。调查委员会宣布,所有处罚都将以空军总司令命令的形式公布,但是,事实上,空军总司令并没有颁发这种命令。第15空军集团军代司令格沃兹季科夫少将仍然继续服役,到规定服役年限之后才退役。

  从此次飞行拦截行动中也得出了一些正面结论。一是空军部队总体战斗力较强,反应迅速,执行命令比较坚决;二是要继续加强战斗培训,提高部队执行海上任务的能力;三是在空军部队和海军舰艇联合行动时,要组织好协同工作,调整好基本战斗队形。

  艰难的选择

  事隔20多年,1996-1997年间,俄罗斯媒体开始对波罗的海舰队“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叛逃事件进行了揭秘报道,使这一事件彻底曝光。当时还曾由时任下诺夫哥罗德州长的鲍里斯·涅姆佐夫发起了一场为萨布林平反的运动,向叶利钦总统提出了平反要求,希望为萨布林少校恢复名誉,但是,这一平反运动以彻底失败而告终,叶利钦拒绝为任何企图背叛祖国的人平反,人民也不答应。

  在俄罗斯媒体报道波罗的海舰队军舰暴动事件时,有一篇文章中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极其凶险的问题:到底开火了没有?

  参加此次拦截行动的利耶帕利斯基海军基地驱逐舰舰长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小型导弹舰大队长博布拉科夫中校(后晋升至海军上校),以及“警戒”号大型反潜舰舰长波图利内海军中校(后晋升至海军上校),全部确认,海军拦截舰艇并没有开火。

  拉苏科瓦内海军上校表示:“我与舰长(波图利内)是老朋友了,当时我并不知道,他被隔离了,但我还是已经做好了执行命令轰炸有200多名海员的军舰┅┅您可以自己想象一下,当我们追上“警戒”号时,我心里是什么滋味。上面的所有船员,从舰长到普通水兵,我都认识,因为我曾在这艘军舰上服役过4个月。但是,那时,我还是会开火的。军舰携带了最新型武器装备、我们的密码、机密地图和文件正在叛逃国外。”

  博布拉科夫海军上校回忆道:“当然,当时最恐怖的事情莫过于意识到,再过几分钟,我自己也会接到击沉军舰的命令。而那里有200人。当时我暗想:即使上面有一半的人叛乱了,那另外一半呢?当时我就明白了,其余的人采取了不参与的立场。我就又暗想:那又怎么样,男子汉大丈夫,采取不参与的立场也是应当付出代价的。如果我有可能,我会把你们击沉的,因为你是胆小鬼或傻瓜,在这种情况下,你毕竟是有过错的。”

  每个读者都可根据自己的理智来判断是非曲直。不过,上述军官的说法完全符合苏联海军军官荣誉准则,遵守了向祖国发下的誓言。

  至于轰炸机飞行员,无论是已经实施轰炸的,还是进入了攻击位置准备轰炸的,大概也面临同样的艰难选择,但是,他们还是选择了服从命令,忠于祖国。对军人来说,战斗命令,也只有战斗命令,是永远都必须执行的命令。尽管在接到消灭背叛祖国的同胞时,会面临复杂的矛盾,需要做出艰难的选择。这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是检验真正的军官及荣誉的试金石。

   暴动后的“警戒”号

  1135型“警戒”号大型反潜舰建成于1973年,1974年6月4日首次出海值勤,排水量3200吨,长123米,宽14米,吃水4.5米,速度32节,续航时间30天。武器装备:1套“暴风雪”反潜导弹系统(4具发射装置)、2套“黄蜂”防空导弹系统(40枚导弹)、2门АК-726型76毫米双管自行火炮、4枚远程导弹鱼雷(35-50公里)、2具533毫米鱼雷发射器(各4枚)、2套12管РБУ-6000抛弹器(射程6公里)。乘员190-200人。

  1975年萨布林暴乱事件后(萨布林本人于1976年被处决),乘员被全部解散,由大型反潜舰更型为护卫舰,名称未变,经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于1976年初转航至太平洋舰队服役,成为堪察加区舰队第173大型反潜舰支队旗舰,表现优异。“警戒”号护卫舰参加了太平洋舰队所有的出海训练和实弹演习,从未在鱼雷、水雷、火炮实弹射击中失靶,成为太平洋舰队最优秀的军舰之一,1977-1984年间被评为“太平洋舰队最优秀的舰艇”、“优秀舰艇”、“最优秀的布雷舰”、5次受到海军总司令的嘉奖。

  1987年7月,“警戒”号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进行了维修,之后继续在堪察加服役,名称未变。“警戒”号曾是1135型舰艇中最辉煌的一艘军舰,总航程达21万海里,7次参与战斗值勤,曾参与1983年在萨拉纳湾救助沉没的K-429号潜艇乘员的任务。2002年10月13日正式退役。
  评论这张
 
阅读(5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