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联合国副秘书长叛逃记  

2005-03-10 20:14:12|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8年4月6日,一辆从美国纽约出发的白色小轿车抵达宾西法尼亚州的波可诺斯,车上走下一个神秘的中年人,直奔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座安全楼。11日,美国《纽约时报》在显著位置刊登出一条特大新闻:苏联公民、瓦尔德海姆的助手在联合国叛逃!一时间,整个世界全都为之震惊了,苏联外交界的重要人物、联合国副秘书长谢夫钦柯居然叛逃美国!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两年多来,他竟然一直是美国的间谍!于是,谢夫钦柯立即成了举世瞩目的焦点人物。
阿尔卡季·尼古拉耶维奇·谢夫钦柯于1930年出生于苏联乌克兰东部的煤矿城市戈尔洛夫卡,他从小受到的是一种社会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教育。1949年9月1日,一心向往有机会出国增长见识的谢夫钦柯考入了苏联国际关系学院攻读国际法专业,准备毕业后当一名外交官。不久,他加入了苏联共产党。1954年谢夫钦柯在大学毕业后,作为研究生继续在该学院深造。在此期间,一次偶然的机遇使他的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
1955年的一天,当时在苏联外交界权倾一时的人物、担任《国际生活》杂志主编的葛罗米柯的儿子、谢夫钦柯的同班同学安纳托利,建议谢夫钦柯和他一起为《国际生活》杂志合写一篇文章,论述国会在和平事业和裁军事务中的作用和影响。这一天赐良机使谢夫钦柯很快便结识了葛罗米柯并得到了他的赏识,不久之后,他就成了葛罗米柯的私人秘书。正是在葛罗米柯的关照和重用下,谢夫钦柯开始平步青云,并逐渐成为苏联外交舞台上的一颗新星。 1956年,谢夫钦柯从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并立即被分配到苏联外交部属于联合国裁军事务司中主管裁军的特别科工作,从此开始了他的外交生涯。
1960年9月,赫鲁晓夫亲率苏联代表团,乘坐“波罗的海”号客轮前往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谢夫钦柯也是代表团中的一员。终于有一天,谢夫钦柯瞅准机会和赫鲁晓夫进行了单独谈话,陪他玩掷森林盘的游戏,并和赫鲁晓夫一起在甲板上散步。这次游戏成了谢夫钦柯人生和事业的新起点,他因此提升为代表团的宣传和政治事务部主任,从此飞黄腾达。
一晃12年过去了。1972年12月的一天,葛罗米柯把谢夫钦柯叫到他的办公室里,态度之亲切是以往极少见到的。“有人向我建议提名你为联合国副秘书长的候选人,你有什么想法?你可以考虑一下,明天答复我。”此时的谢夫钦柯几乎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这种梦寐以求的事情,还用得着考虑吗?于是,1973年4月,年仅43岁的谢夫钦柯被任命为联合国的副秘书长,走上了他事业的顶峰。
然而,谢夫钦柯的内心深处对苏维埃制度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他当初考入苏联国际关系学院,并不是为了献身外交事业,而是为了能有机会出国旅游。他对学院的政治思想教育和政治理论课学习丝毫不感兴趣,加入苏联共产党也只不过是他赖以升迁的政治文凭。进入外交部后,谢夫钦柯虽然表面上积极要求进步,但其内心深处却对外交部的严格纪律“十分厌恶”,盼望过一种“自由”的生活。 出任联合国副秘书长成了谢夫钦柯人生的另一个转折点。他和妻子莉娜一样,都非常喜欢纽约纸醉金迷的生活,认为纽约比莫斯科自由得多,是“民主”的化身,而莫斯科则是与“民主”、“自由”格格不入的。他在纽约居住的时间越长,就越来越迷恋西方的生活方式。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谢夫钦柯作出决定:叛逃美国。
作为联合国副秘书长,谢夫钦柯当然知道如何与美国方面取得联系。1975年的一天,在一场外交晚宴上,谢夫钦柯悄悄地将一位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的官员拉到一旁,“我有个不同寻常的事请求你帮助,”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紧张情绪,“我已决定和苏联政府决裂。但我想事前了解,如果我投向美国,美国将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什么?一个在苏联显赫一时的人物、联合国的副秘书长,竟然会无端背叛自己的祖国,向美国提出政治避难的要求?这简直不可能!这个美国人顿时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请相信我,我是认真的”,谢夫钦柯不得不把刚才那几句话又重复了一遍,“我是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然而,美国人依然将信将疑,“好吧,我可以尽力帮助你。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介入此事,不能让人再一次看见我们两人在一起。我会安排下一次见面的。”
不久之后,谢夫钦柯开始每天认真阅读苏联密码电报以及从莫斯科通过外交邮袋寄来的其它机密文件。当然,这些机密文件随后都通过各种渠道源源不断地被送到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手中。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谢夫钦柯还帮助不少美国特工人员打入到苏联的情报机构中去。
作为苏联的裁军问题专家和联合国高级官员,谢夫钦柯的情报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他对本国关于军备控制谈判中限制战略武器和其它类似谈判的立场、甚至包括苏联对谈判中作出让步的方案都了如指掌。这些情况对于美国中央情报局来说,每一份都是无价之宝。克格勃在事后的调查中发现,在谢夫钦柯叛逃前30个月的时间里,他为美国提供的情况无以数计,对苏联造成的损失,甚至在许多年以后都无法完全调查清楚。

1977年初,苏联人开始感到惊奇,为什么美国政府对苏联在限制武器谈判中所持的立场和政策摸得那么清楚?随着美国政府在裁军谈判中继续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预见性,莫斯科方面的怀疑也与日俱增。于是苏联最高首脑机关命令克格勃立即着手调查此事。到1978年,克格勃得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能够提供情报使美国政府具有如此惊人的预见性的只有三个人:苏联驻美大使阿纳托里·多勃雷宁、驻联合国大使奥列格·特罗扬洛夫斯基和联合国副秘书长谢夫钦柯。经当时的苏联政治局特别批准,由克格勃对上述三名地位显赫的嫌疑人进行秘密调查。
克格勃经过周密计划,使阿纳托里·多勃雷宁、奥列格·特罗扬洛夫斯基和谢夫钦柯同时都收到一份原始的“绝密文件”,内容是政府关于限制武器谈判的最新政策立场,并同时派人对他们分别进行监视。结果,只有谢夫钦柯一个人设法躲开了克格勃的监视。在第二天苏美双方进行的非正式谈判中,苏联政府代表发现美方果然已经知道了那份“绝密文件”的内容。狐狸终于露出了自己的尾巴。苏联最高当局决定立即采取行动,召回谢夫钦柯。于是,经过秘密策划,一纸神秘的电文飞向了苏联驻联合国代表团。
1978年3月31日,一位同事悄悄地告诉谢夫钦柯有一封从莫斯科来的电报。谢夫钦柯看完电文后不禁大吃一惊。莫斯科方面先是赞扬谢夫钦柯工作成绩突出,国内同意让他再留任两年。但是,同时又说由于谢夫钦柯要在纽约接着工作,所以有些事情需要他在方便时回莫斯科谈一谈。但电文最后又叮嘱谢夫钦柯不必着急回国,以后的几周时间里都可以。
心怀鬼胎的谢夫钦柯一眼就看出电文上的理由是借口。那么答案就只能是一个:自己已经被发现了。想到这里,谢夫钦柯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联想到在此之前苏联国内间谋被发现后的可怕结局,他简直不敢再想下去。此时此刻,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立即设法叛逃美国。
然而当时,克格勃的人员几乎遍布联合国机构的所有角落,即使在联合国总部叛逃也非常困难。如果稍有不慎,不但叛逃不成,反而会丢了性命。
情急之下,谢夫钦柯忽然想起美国人曾经给过他一个电动剃须刀。于是,他马上拿出剃须刀,一按电纽,微电机开始“丝丝”作响,同时底部闪现出一行字幕:“明天子夜开始行动,在CB处有辆车等你。但是,你必须从联合国秘书处出发,一路上有暗哨保护,绝对安全。”
在接下来的整个白天,谢夫钦柯都是在痛苦、忙碌、恐怖和焦躁不安中度过的。他不得不同时扮演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表面上,他佯装做好一切回国的准备工作;而实际上,他则是在认真制订叛逃计划。好不容易捱到天黑,谢夫钦柯驱车回到家中,将20万美元偷偷塞进妻子的衣袋里,作为她今后的生活费用。然后,他来不及与睡梦中的妻子道别,便匆匆驱车赶回办公室,并化了妆。这时,在他窗子玻璃上出现了一个红蓝相间的圆圈——这是约好的行动暗号。
谢夫钦柯最后环视了一眼自己工作多年的办公室,然后取出手枪,将子弹压满,走进了茫茫的夜色。他全神贯注,几乎绷紧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做好了预防万一的准备。倘若碰见克格勃人员,他将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射击,进行殊死一搏。然而,值得庆幸的是一切顺利,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一到CB处,谢夫钦柯立即钻进美国的轿车。霎时间,轿车宛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发疯似地向外驶去。这位联合国的副秘书长、在苏联外交界灸手可热的人物,彻底走上了叛国出逃的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