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鹰冢:克里特岛空降战役  

2007-01-14 11:36:28|  分类: 战史战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里特岛,位于东地中海,正处在爱琴海与地中海的交汇处,面积约8200平方公里,是地中海的第五大岛,也是爱琴海的最大岛屿。克里特岛登陆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唯一以空降战为主要作战方式的登陆战役,也是纳粹德国精锐的空降兵的伤心之地。共有6000多训练有素的德国军人战死在这个地中海的岛屿上。

背景

巴尔干半岛,位于欧洲东南,东临黑海和爱琴海,西濒亚得里亚海,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对于轴心国的德国、意大利而言,占领了巴尔干半岛既可以有效控制东地中海,进而威胁英国在近东、中东和北非的殖民地,又能封锁苏联的黑海出海口,从南翼进攻苏联;而且还能切实保护其生命线——罗马尼亚的普洛耶什蒂油田免受英军飞机的空袭。

正因为如此,意大利于1939年4月占领了阿尔巴尼亚后,又于1940年10月28日发动了对希腊的进攻,最初曾一度迫使希军后退五六十公里,但希军在英军的支援下,很快阻止了意军的攻势,并于12月将意军一举赶出了希腊,还乘胜追击,占领了阿尔巴尼亚的部分领土。在二战中希腊军队的表现可圈可点,相比之下意大利军队就遭的多,大家应该还记得在西班牙内战意大利军队表现出来的怯懦,在国际纵队意大利同胞的打击下,遭受了可耻的惨败,据说从那次战役开始,德国军人就拒绝与意大利军官在一起喝咖啡。

1941年初,意大利再次发动进攻,仍未能取得突破,双方形成了僵持局面。

能打平英希军队,这是意大利值得骄傲的日子。

1941年4月6日,即南斯拉夫与苏联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次日,纳粹德国未经宣战就向南斯拉夫发动了进攻。同一天,德军以两个集团军,计22个步兵师、8个坦克师和5个摩托化师,共35个师约四十万人,在意军配合下也对希腊发动了进攻。

四十万德军横扫希腊,可见希特勒是在必得,沙漠之狐望眼欲穿的援军被希特勒赌在了巴尔干战场,于是战争的天平倾斜了。

4月9日,德军攻占了萨洛尼卡,迫使希军东马其顿集团军投降,并对在意希战线上的希军和英国远征军形成了包围态势。

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alt='点击在新窗口查看全图\nCTRL+鼠标滚轮放大或缩小';}" border=0>

《德国空降部队的坟场-克里特岛空降战》中对战斗的描写更为具体 1941年5月20日凌晨,德军发动攻击。一波波的德国轰炸机与低飞的战斗机,以和机枪猛烈的攻击马里门、卡尼亚与苏达湾,摧毁了三处守军大部分的防空火炮以及通信网。在0800时,德军的空降正式开始。第一批滑翔机(DFS230),每架运载12名士兵,运送萨斯曼中将所率领的中部一支,降落于卡尼亚海滩与机场附近。在同一时间,另有2000名伞兵部队以每批200名,间隔15分钟的方式分别降落于卡尼亚附近。这一批的降落伞当中,每三个当中便有两个挂着武器和补给的容器。在马里门降落的伞兵部队遭遇到顽强的抵抗。岛上的守卫部队在机场南面的山坡挖掘了许多阶梯式的散兵坑。坑中的英军击毙了数十名伞兵:有些是在空中即被射杀;有些则是降落地面后来不及挣脱降落伞而被击毙。地面守军的集中射击使得德国伞兵无法取得武器及补给品,因此,伞兵只能用随身携带的轻武器还击。在马里门地区,德军突击团的一个营降落地点过于偏东,结果降落在一片橄榄林与葡萄园内,遭到守候多时的机枪与步枪无情而且准确的射击,当场就倒下一大片,死伤惨重。搭乘滑翔机的部队则较幸运。当滑翔机降落马里门机场时,扬起一阵阵的灰尘,形成了良好的掩护,因此保护了机上的士兵免于成为英军的活靶。进攻马里门地区的德军部队,其高级军官并没有因为有高军衔而能保存性命,无情的炮火依然夺取了其生命。第7空降师的师长萨斯曼中将在进场飞行时不幸阵亡,指挥马里门部队的麦因德少将在降落后不久即重伤。因此,马里门与卡尼亚两地的部队在攻击的一开始就失去了指挥官。为了达成攻占马里门的作战任务,德军必须尽快夺取机场,以便增援部队能及时的空降着陆。然而,英国部队在107高地构筑了一个防御工事,可居高临下俯览机场及四周地区。 1500时,德军幸存的部队向高地与机场同时发起进攻。虽然德军部队在机场附近遭到强大的火炮射击,死伤累累,但他们还是拼死占领了机场的北面与西北面,并且向107高地的北坡推进了一段距离。然而就在这时,有两辆英军战车横越过机场,冲向德军的后侧。这两辆战车开足马力,越过空地,车上枪炮齐射,德军部队措手不及,当场死伤累累。直到德军调来反坦克炮还击,这两辆战车才悲壮的沉寂下来。德军攻击107高地与马里门机场北面的整个作战过程中,英军的炮兵与步兵均全力以赴,以最大的射速进行射击。到了黄昏,战斗仍然在激烈的进行。有2架德国运输机试图降落但未成功。来自机场四周的机枪与火炮笼罩着机场跑道,迫使运输机不得不飞离。 突击卡尼亚与苏达湾地区的德国部队(原计划的中部突击团)负有消灭英军指挥群的任务。苏斯曼中将阵亡后,改由斯图姆(Sturm)上校指挥。德国的情报单位已精确地获悉该地区的防卫部署。不幸的是,德国某些无经验的运输机驾驶员因紧张与惊慌而将空降部队投在怪石嶙峋的地形上,致使许多人摔断骨骼或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少数没有受伤的人员转而捡拾武器弹药和照顾伤员。使得这些部队完全无法发挥作战力。同一波的部分伞兵降落在某些橄榄林内,其中散步着有坚强防御与良好伪装的的阵地。这个地区的新西兰守军具有非常好的伪装与掩护,使德国伞兵蒙受了巨大的伤亡。所有的因素加在一起,使中部突击团未能攻占雷提莫机场,而其指向苏达湾的前进也被猛烈的炮火所阻挡。由于运输机的失误,当中部突击团与守军接触时,兵力比原先少了600人,而且部队一直处于混乱的状态下,不能有效的管制指挥,因此东部突击团也未能达成预定的目标。设在希腊的德军指挥部尚不知道首批两批突击团所遭遇的困难到何种程度。因此,原定在攻击发起日的当天下午空降赫拉克棱与雷提莫两地的计划仍如期实施。运载第二波空降部队的运输机,在九时与十时之间返回希腊基地,但因加油以及清理机场需要时间,以致未能在1300时前完成第二次出击的准备。所以,各中队以错误的战术编队出发,导致德军在克里特岛中央北方两处机场所投下的伞兵,不能同时到达指定的目标,而是在1500与1800时之间零星的到达。英军已经在这些地方严阵以待,他们不仅有优势的兵力,并且还挖掘了许多散兵坑,并做了良好的伪装。此外,德军运输机的零星到达也使得英军的狙击变得更容易,结果,德军被射杀的人数超过了早晨跳伞部队的伤亡人数。在马里门,安德鲁(L.W.Andrew)中校的英军第22营有两个连防守107高地,另有两个连在山下防守机场。他的指挥所设在该山上,该处已经遭到德国俯冲轰炸机的猛烈轰击,同时在激烈的战斗中又与山下的两个连失去联络。派往这两个单位的传令员有去无回。德军攻占塔隆第士河上一座主要公路桥梁时,安德鲁中校使用预备队与配属的仅有的两辆战车回应德军,以期能夺回该座桥梁。但在激烈的争夺当中两辆战车连同大部分的预备队人员均被摧毁、消灭!安德鲁中校遭受的压力有增无减。107高地俯览着机场,德军势必先予以占领,然后才能夺下机场。进攻107高地的德军指挥官司徒猛上校,他的作战构想是以钳形的攻势压迫新西兰部队慢慢向107高地顶部退却。当天下午,安德鲁上校的营部防区被突穿。1700时,安德鲁告急,请求哈尔吉士特准将增派援军。哈尔吉士特准将先前曾答应安德鲁,如果需要援军时,可以派遣距离其不远的勒克中校(率领第23营)支援,但是这时哈尔吉士特准将告诉安德鲁,他无法派遣援军。他说勒克中校已在其他地区与德军接触,希望安德鲁好自为之。安德鲁在1800时再电告哈尔吉士特准将,他认为必须撤退。哈尔吉士特准将批准所请。这位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赢得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勇士,如今却疲惫不堪。既受伤又六神无主的安德鲁,在奉准后不久即将所属全部撤出107高地,退到勒克那一营防区。此时他仍不知,在山下“失去”的两个连,虽然面临德军强大的压力,但仍然坚守着阵地。他们两位所下的决心—哈尔吉士特准将未能增援107高地,以及安德鲁的过早放弃阵地,开始引发了一连串的事件,最终导致了费雷柏付出丧失克里特岛的代价。当哈尔吉士特准将与安德鲁对己方所面临的状况至感痛苦的时候,却不知道敌方的恶劣环境。德军指挥官受重伤,部队指挥受影响。其计划中的两个空投部队,一个全军覆没,另一个则损失惨重。随同麦因德少将搭机自希出发的1,900名官兵中,只剩下600名可以使用。斯图姆指挥的钳型攻击,其间相距1哩,于夜幕低垂时分分散开在107高地的山脚。部队筋疲力尽,实在无法继续再前进。他心中也不存有夺下这座山头的希望,也不指望有空运着陆的增援部队的到达。在午夜时分,司徒猛手下的部队分别由107高地西侧与南侧,缓慢而静悄悄地在寒冷而漆黑的斜坡上匍伏前进,在步枪射击的火光与声响下,心情无不紧张万分。然而,当他们发现一条又一条的战壕内空无一人时,惊奇不已。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由于守军已经放弃阵地,德军于是轻易的把克里特岛最重要的山头“夺取”到手。不过,马里门机场仍不时受到英军炮兵的射击,机场上遍布早上降落的运输机与滑翔机的残骸。因此德军计划于第二天空运第5山地师的飞机仍无机场可以使用。 20日一整天,司徒登在希腊雅典大布雷坦旅馆的三开间套房中,忧心如焚。对戈林命令他留守雅典一事,更是气愤难填。克里特岛的战事已经进行了一整天,司徒登聆听自200哩外拍发过来的微弱无线电信号的声音。各个机场仍然在英军的手中。他现在面临着一项残酷的现实:他亲手培植的第7伞兵师,很可能全军覆没。在对战地状况缺乏明确的了解的情形下,无法做成决定。为了达成增援任务,必须占领一个机场。马里门机场的情况较其他各处更为有利,为了测试JU-52运输机能否在马里门机场着陆,只有一条路可走。司徒登把他的一名参谋,名叫克勒的上尉,召唤到跟前告诉他:“明天一早,驾驶一架JU-52飞到马里门,在机场降落后与当地的指挥官碰面,查询当前情况。起飞离地后立即向我报告。” 司徒登苦于无法获得明确的情报,不得不出此下策。黎明时,在马里门的德国伞兵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仍然尽力支持着,准备对付预期中守军部队可能实施的反击,但未见到敌人的来袭。反而听到了德国战机的响声,欣喜若狂,他们又回来执行这一天的空中护航任务。而JU-52也开始投放补给物品。然后克勒所驾驶的JU-52于上午0800时从海上低空进入,随即斜飞突然下降,以大角度进场方式向马里门机场降落。地面的射击声四起,该机频频中弹,但克勒仍然平安达成降落任务。克勒冲过跑道,不顾跑道附近猛烈的炮火的威胁,在与惊奇不已、满身污垢的伞兵军官作简短的谈话后,随即奔回那架尚未停车的运输机,起飞升空,在弹雨中扬长而去。一分钟后,在雅典的司徒登便接到梦寐以求的情报。他的幕僚人员立即跑到电话机与无线电机旁,对六、七处机场发出通知,令所有的运输机起飞。司徒登把全部可用的600名伞兵增援马里门,然后将第5山地师空运着陆于马里门机场。指挥这支预备队的雷姆克(Bernhard Ramcke)上校,使用现有的全部飞机尽速运载,甚至连第5山地师已经登上数架飞机的士兵也被赶下,让给伞兵乘坐。雷姆克上校奉命在马里门机场西面跳伞,协助友军歼灭敌军,以完全控制马里门机场。下午0300时,雷姆克上校在马里门的葡萄园上空以低高度投下四个连。有两个连应该降落在英国守军的后方,却不幸降落在伪装良好的英军阵地上,结果几乎全军覆没。另外两个连空降成功。他们与德军地面部队汇合后,成功地将英国守军自马里门机场附近的地区驱逐。德军的运输机在当天的下午0400时开始运送第5山地师,虽然此时机场仍然有英国炮兵的零散炮击。德军利用一辆虏获的英军战车作为开路机,清除机场上的飞机残骸。之后,德军即将整个第5山地师、重型武器、炮兵、弹药与其他的补给品源源不断地运送到马里门机场。距离雷提莫数哩处,德军伞兵在第一天遭到严重损失后,已经无力整顿对该地机场实施再攻击。在赫拉克棱,布劳尔(Brauer)上校指挥的第1伞兵团,奉命夺取仍有城墙的市镇,并以一营的兵力攻占机场,另在城区东西边上各以一个营担任封锁两翼的任务。不过,布劳尔上校企图变更命令,对机场实施全面的攻击。在夜幕低垂之际,攻击行动已经迟缓下来,但布劳尔的损失十分惨重,没有一个预定的目标被达成。源源运抵马里门的第5山地师,由师长林格尔少将指挥。为了解决赫拉克棱的胶着状态,林格尔少将临时编成4个伞兵连,于5月28日投到赫拉克棱西面的一处口袋地形附近,与布劳尔的部队汇合,然后对市镇及机场发动攻击,在俯冲轰炸机的支援下,英军数处据点被歼灭。第二天清晨,德军逼近剩余的英军阵地,未发射一发子弹,即占领了赫拉克棱市镇与机场—英国海军舰艇已经在前夜将守地军队撤走。 德军的海上进犯也未能如计划准确实施。按照计划,第6山地师一个营以及许多重型装备(为伞兵部队及滑翔机运载部队所需)应于D+1日由海上运送至苏达湾。这支大约由30艘机动船和3艘货船组成的运输队,在D日夜间从希腊驶往克里特岛,却不幸遇上一支突破德军海上封锁的英国海军舰队。使得德军被迫撤销这次海上行动。另外一支相同规模的德国船队于史帕莎岬(Cape Spatha)附近,在午夜前不久启程前往苏达湾。无巧不成书,此时正好也有一支运载补给品及增援部队的英国特谴舰队驶往苏达湾,使得德国船队大吃一惊。英国的护航舰只马上开火,即时重创一艘意大利护航舰,并击沉大多数的机动船及货物。船上运载的山地旅士兵许多不幸溺毙。这次灾难迫使德军取消了所有由海上增援克里特岛的行动。5月22日清晨,德国第8航空军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攻击,目标是克里特岛附近水域的英国舰队,结果造成英国海军严重的损失。迫使英国军舰从克里特岛四周水域撤离。至5月28日,一支意大利部队在克里特岛东部的提亚湾登陆,德军的增援部队在苏达湾登陆,均未遭到英军道德扰乱。此时全岛的抵抗已经完全瓦解。29日,一支德国机械化部队从马里门出发经雷提莫,再到赫拉克棱,通行无阻。实际上,克里特岛已经在德军的控制之下了。 岛上守军的情况到5月26日即已经迅速恶化。次日,指挥官费雷柏将军下命令准备从克里特岛南部的小港斯法基亚撤退,转进至埃及。由雷柯克(Laycock)上将所率领的两个突击营于5月26日到27日之间的夜里,在苏达湾登陆。这一批部队的任务即吸引德军的注意力,牵制岛上的德军的运动,以便残余的守军可以从马里门和卡尼西亚等地向克里特岛南岸集中,不至于遭到德军的追击。在5月28日到29日的夜间,英国海军曾从克里特岛北岸各港口撤运出4,000人左右,但却为此而付出两艘驱逐舰和800名人员的代价。此外,还有三艘巡洋舰也受到创伤。从5月28日的夜间开始,英国军舰和商船在连续的四夜之内撤运了15,000名人员。英军撤离后,克里特岛之战也就结束了。

前面说到“超级”提供了关于德军空降地域的准确细节,但英军过高地估计了敌军的参战兵力。由于1940年缴获了德军的训练纲要,英国对德军空降部队的着陆战术也非常熟悉,英国守军不仅可以非常有把握地集中兵力攻击已知的敌人选定的目标,而且他们还拥有6辆坦克,可以对着陆后尚未站稳脚跟的敌人立即组织反击。尽管英军与德国投入的部队相比在数量上占有优势,但英军几乎没有飞机,火炮极端缺乏,无线电台也很少,旅以下的单位往往全靠仅有的一部工作不稳定的无线电台保持联络。虽然有如上的不利因素,英军拥有高质量的情报。这些情报应该使守军有可能有效地集中兵力打击已知的三个敌军岛内空阵地域。可是英联邦军指挥官伯纳德·弗赖伯格少将断定主要威胁将来自德国海军对海岸的攻击。正如罗纳德·卢因所评论的,弗赖伯格只是一名“战将”。中东战区总司令韦弗尔将军出人意料地把所有克里特岛的防御问题都交给弗赖伯格处理,对弗赖伯格来说是有点力不从心。弗赖伯格无法使自己相信德国把此次作战的成败全押在空降部队的表现上。由于低估了机场的极端重要性,特别是德国空军的主要目标马莱迈机场的重要性,弗赖伯格也就没有对部下强调加强这些机场的防御工作。由第五新西兰旅(新西兰军第5旅旅长沙米赖蒙)的22营,外加两辆重型“马蒂尔达”坦克防守的马莱迈机场,并没有被当作防御要地来守卫。当德国空降兵和滑翔机运载的部队发动猛烈进攻时,英国守军没有得到增援。安德鲁营长(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与各连失去了联络,与旅部的通讯全靠仅有的一部信号微弱的电台维持。一次失败的反击损失掉了两台仅有的坦克,并且也得不到任何控制机场的连队的报告。安德鲁营长得出结论,机场阵地必失无疑。 实际上当时敌人的进攻受到了遏制,阵地还可以坚守,尽管最终能否守得住值得怀疑。英国守军既没有得到第五旅的增援,也没有接到“不惜一切代价坚守”的命令。安德鲁于是命令控制着机场的连队放弃阵地。曾与第23新西兰营一起参加马莱迈战斗的新西兰旅的官方历史学家认为,他(安德鲁)下令撤离107高地和机场,给敌人提供了巩固扩大其初期占领区的唯一机会。在当时充满惊险的情况下,这种处置是可以理解的,但却是个错误,一个被德军充分利用了的错误。德国人在其它方向的地面进攻都面临着失败,而其船载部队当天晚上就被拦截并且几乎全部被歼(损失了一个营)。 马莱迈的空降阵地成为施图登特增兵的基地和胜利占领克里特岛的跳板。但这是一个代价昂贵的胜利。随即的战斗德国损失了大约52艘运兵船和4,000名精锐部队的士兵(死亡或失踪)。这个数字对一直势如破竹的德军可以说是空前的。

空降作战的同时,德军统帅部还企图从海上实施登陆,但由于遭到英国海军抗击登陆未能成功。(奇迹并不总是灵验,强大的英国海军表现了应有的实力)可是英国舰队在敌人掌握制空权的条件下,未能给予遭受重大伤亡的守岛部队以重大援助。5月23日,部分英舰遭德军航空兵突击受重创,遂停止在克里特海域巡逻,撤向亚历山大。5月28日夜间,英军开始由该岛向埃及撤退。5月29—31日,共撤出官兵1.8万名。客观的说克里特的撤退是成功的不能和敦刻尔克媲美,至少也与希腊大撤退相差不多。如果不撤退,按照前面的战斗状况推测,很可能变成巴丹岛第二。克里特岛空降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大规模空降战役之一。德军攻占克里特岛后,其东南欧陆上交通线得到了可靠的保障,控制了爱琴海和地中海东部航线,并使英国丧失了一个地中海内最重要的据点。战役中,完全掌握了制空权的德国空军起了决定性作用,使英国地中海舰队遭受重大损失。从战斗结果看德国又一次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克里特岛战役失败因素很多:判断失误不相信德军敢借助空降兵攻占如此巨大的海岛,也就是说4万多联军分散在海岛各处,没有强有力的机动部队。其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被安排在各个可能的登陆点,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守岛部队没有飞机,也缺少必要数量的坦克、火炮和其他武器装备。对轻装的德国空降兵火力上不占优势。本人认为这不是决定因素,因为德国空降兵数量有限,且没有足够弹药来维持激烈的战斗。守军完全有时间集结兵力一一歼灭。战斗决心不足从22营放弃阵地,和后期停止反击看,由于指挥官的失误丧失了战机,希腊军队(1.4万人)在战斗中没有进行有力抵抗的记载。尽管海军遭受重大损失但是地面部队伤亡不大。本人认为英国海军遭受轰炸后,英舰队撤回亚历山大港,克里特岛失去支援这才是失败的关键。

德军在克里特岛的损失,众说纷纷。官方资料认为克里特空降战役中,德军被击毙和失踪约4000人,受伤2100余人,损失飞机220架,其中运输机119架,以及大量舰船。英军损失1.5万余人,其中被击毙1742名。英舰队损失很大:3艘巡洋舰和6艘雷击舰被击沉,许多舰只被击伤,其中航空母舰1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6艘、雷击舰7艘。希腊损失装甲舰1艘、舰队驱逐舰12艘、鱼雷艇10艘和75%的商船,伤亡和被俘1.5万人。希腊守岛军队亦遭重大损失。德国方面承认损失了6,453人,这个数字比丘吉尔所宣称“全部死伤15,000人”少了许多。但却比德军在整个巴尔干战役中的损失(5,650人)还要高。在飞机方面,德国损失了350架,其中约半数是运载伞兵的运输机。德军检讨与教训 克里特岛之战是一例空降作战成功的战例。司徒登固然是战胜者,但他所犯的重大错误在胜利的光辉下全被掩饰而遭人遗忘。初期计划中,他的部队太过于分散,犯了兵家大忌。其后纵有所修正也嫌不足,而且指挥官的底牌-预备队也显得太少了。以致于重要的初期不能获得重大的突破,使兵力损耗激增,士气也极为低落。再者,由于运输机驾驶员的失误以及空中运动计划所订时间未能切合实际,使伞兵部队逐次投入战场而给予守军各个歼灭的机会。伞兵着陆后无法迅速集结发挥作战力,也是一个很大的失误。德国伞兵伤亡惨重的原因,人为的因素远大于不可预期的因素。克里特岛之战给予盟军许多宝贵的教训。在空运战术上,保持制空以及制海两大优势为决定作战成败的关键因素,尤其是战场接近海岸时,。这次作战初期,克里特岛周围海域的制海权握在英军的手中,迫使德军空降部队不能及时获得增援部队以及重要的武器装备,战斗力大受影响。

对希特勒而言,克里特岛之战牺牲了他最精良的一个师,由于付出的代价太高,使得他黯然神伤,因此希特勒对这个地中海地区的第三次胜利并不觉得值得炫耀。他过去的一切成功都是成本低廉而收获丰硕,相比之下,克里特岛的胜利也就显得暗淡无光。希特勒于7月20日告诉司徒登:“克里特岛之战,已经证明了伞兵的全盛时代已经成了明日黄花。” 1941年10月后,由于缺乏训练有素的地面部队,迫使德国高层司令部以完成训练的空运及伞兵部队充当步兵,投入攻俄作战,时间就在克里特岛战役后不久。司徒登在战后的访谈中承认“克里特岛是德国伞兵的坟场”。克里特岛战役以后,德国伞兵便一蹶不振。希特勒后来又改变注意,要求新的空降作战。但是,德国若想再发动一次空降突击,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克里特岛之战却激发了盟军建立自己的空降部队的决心,他们深信:如果盟国要想战胜强大的德国作战机器,空中的机动力实在是很有必要。在克里特岛作战时还是营规模的美国伞兵部队,在其后短短的18个月内,已经扩充为师编制。(101师、82空降师陆续诞生了)这些伞兵部队在日后的作战中的确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在“霸王行动”诺曼底登陆战,盟军的空中花园行动取得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样是一场战役希特勒认为伞兵时代终结,盟军却决定组建大规模的空降部队,历史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后记欧洲文明的发源地是希腊,希腊文明的发源地在克里特。克里特的陷落意味着纳粹德国的欧陆作战又一次取得了标志性胜利。如果说克里特战役给元首的是苦涩的胜利,那么随后在东方那广袤的土地上实施的巴巴罗萨计划给希特勒带来的就是噩梦了。第三帝国的辉煌战功终结在冰雪皑皑的斯大林格勒城下。在随后的残酷的日日夜夜,数百万德意志青年永远长眠在那片叫做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的无垠大地上。 克里特战役留给后人深深的思索,克里特战役是纳粹伞兵葬鹰之地,纳粹德国参战部队伤亡6000人,约占集结地面作战部队的1/3。对寻常部队来说这意味着已经基本丧失战斗力,第三帝国的军人却表现出了高度的纪律性和顽强的战斗精神。随后的苏德战争中,第三帝国的军人不止一次表现了坚韧的战斗意志。帝国师、元首师等王牌部队中有的建制部队伤亡高达80-90%,但是只要建制存在战斗不止。本人以为这里面有纳粹分子狂热的精神崇拜支撑,还有就是千百年来形成的日尔曼民族不屈的战斗精神、条顿武士荣誉和普鲁士铁血斗志。当然也少不了公民对祖国热爱的淳朴感情。遗憾的是,这些日尔曼民族优秀青年的热情被战争狂人希特勒所利用,在独裁、侵略、反人类的歧途上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在二次大战中死去的人们。

参考资料《鹰冢1941 德国伞兵在克里特的战斗与归宿》 《致命的失误》 《德国空降部队的坟场-克里特岛空降战》 背景资料 1、 "绿色魔鬼"第一伞兵师 1936年,在斯图登特将军的竭力主张下,德国建立了第一个伞兵团,二战开始后,德国伞兵奇兵天降,夺取了埃马尔要塞。第1伞兵师的前身是著名的第7伞兵师,曾经历经了称为“德国伞兵的坟墓”的克里特岛空降战的洗礼,第1伞兵师组建于1943年5月1日。初次在战场上亮相是1944年的西西里战役,曾与赫尔曼.戈林装甲师并肩战斗,而第1伞兵师是德军最后撤出西西里岛的部队。然后在意大利继续与占优势的盟军战斗。在凯塞林元帅的指挥下在以卡西诺为中心的古斯塔夫防线,坚守着罗马以南的地区。1943年年12月-1944年3月,将盟军阻击在卡西诺山地,重创了英、加和新西兰军队,赢得了“卡西诺的绿色魔鬼”的称号,该师在之后则撤退到凯撒防线、哥特防线与盟军作战一直持续到1945年。该师的历任指挥官:理查德.海因里希(1943.5/1-1944.11/17)冯.寇特(1944.1/4-1944.2/21)卡尔.舒尔茨(1944.11/18-1945.5/2)

2、山地部队 雪绒花也叫勇敢者,大多产于欧洲的阿尔卑斯山脉一带。这种花通常生长在海拔1700米以上的地方,由于它只生长在非常少有的岩石地表上,因而极为稀少。雪绒花象征着勇敢,顽强坚忍不拔,就是这样的花,德国山地师用它来作为自己的标识,可谓含义深刻。德军的山地部队,与德国伞兵、装甲兵一样,是响当当的一支精锐之师了。他们人人佩戴有象征着荣誉和勇气的高山雪绒花标志。德军山地部队在二战中便以骁勇善战而闻名。 一战之后由于德国山地部队的良好表现,虽然德国的陆军被限制在10万人,但德国人还是在其军队中保留了一支山地部队,这将是未来德国山地部队的核心。20-30年代是德国山地技术空前发展的一个时期,特别是33年希特勒上台后开始重整军备。1938年吞并奥地利后在原山地部队的基础上成立了第一和第二山地师。德国的山地师的基本建制是山地步兵团,山地炮兵团,山地工兵营,山地反坦克营,山地侦察营(有的是自行车营),山地通信营师直属部队等,编制基本和陆军师的编制相同,差别在于一个山地师的步兵团的步兵营下5个步兵连,一个陆军步兵营下4个步兵连,也就是说一个山团地比一个陆军团兵力要多出大约三分之一。山地部队与其他野战部队的不同,主要在于其武器装备更轻便、更适合山地作战与运输。德国山地师还出过二战中非常著名的狙击手,来自德国国防军第3山地师的三位王牌狙击手,他们的成绩在二战德国狙击手射杀纪录中是名列前茅的,在整个二战的狙击手射杀记录上也是排的上座次的,他们是 (1) Matthias.Hetzenauer--来自Tirol。从1943年至战争结束一直在东线作战。共射杀345人,为德国国防军最高记录。 (2) Sepp.Allenberger--来自Salzburg,从1942年12月至战争结束在东线共射杀257人,为国防军第二号记录。 (3) Helmut.Wirnsberger--来自Styria,从1942年9月至战争结束在东线共射杀64人,受伤后任狙击教官,为国防军第三号记录。德国的山地师从成立之初便以其作战的勇猛和顽强,作战的凶残而闻名,且山地师的部队很少有被俘的,在战争结束的时候山地部队是德国陆军最后放下武器的部队,其精神和他们的山地祖先一样坚忍不拔。虽然山地师有着相对优良的作战武器,以及较高的战术素养,但其战斗性质的非正义,使得山地部队未能向盟军一些部队那样成为精典和英雄的部队。二战之后,新组建的德国国防军部分继承了原德国军队的传统与标志,如继承了雪绒花标志的第23山地旅。 3、第5山地步兵师 1940年11月1日正式组建,驻地为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师长是参加过纳尔维克战役的名将尤里乌斯.林格尔(Julius Ringe),所属部队包括第85山地步兵团、第100山地步兵团(从第一山地师转隶)第95山地炮兵团、第95自行车营、第95山地反坦克营、第95山地工兵营、第95山地通信营等。组建后在阿尔俾斯山进行了数个月的山地训练。 4、第6山地步兵师 1940年6月1日在奥地利的兰德克组建,隶属第18军区。驻地为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先在法国执行占领任务,后派往波兰,隶属12集团军。所属部队包括第141山地步兵团、第143山地步兵团、第118山地炮兵团、第157山地摩托车营、第157山地反坦克营、第91山地工兵营、第96山地通信营等。

  评论这张
 
阅读(8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