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日本的“日之丸旗”与“旭日旗”  

2007-12-24 14:42:08|  分类: 军制杂谈B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者有一大一小两面战时缴获侵华日军的“日之丸旗”以及一条印有“旭日旗”的绸带,后者似是系在神风敢死队头上的象征性之物。
  
  日本国旗“日之丸旗”
  
  日本的国旗即“太阳旗”,日本人也称为“日之丸旗”或“日章旗”。旗中间一轮红日,周围是白色的阳光,象征着日本太阳神、天皇和其子孙,日本人自称是太阳神的子民,国家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太阳旗”作为国家的标志,据说是江户幕府面临美国佩里舰队来侵时,为了识别船只,规定其船只统一使用“白地日丸旗”。明治三年(1870年)一月二十七日,日本政府太政官发布57号布告,明令日本商船悬挂“日之丸旗”作为国旗,并规定了国旗的规格。
  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中国人民对于“日之丸旗”或说“太阳旗”是最熟悉不过的,老百姓俗称其为“膏药旗”。侵华日军携来大量不同规格的“太阳旗”,很多旗上有出征者亲友的签名祈祷“武运长久”。日军通常将旗绑在步枪上祈福和宣扬“皇威”,并用于地面和陆、空识别与联络。三八式步枪加太阳旗,似乎是当时的日本军队的象征。笔者手中的那面小太阳旗,上面还加盖制作工厂“广支检定”的戳记和两处用皮制的加强三角。想必这面旗应是用于三八式步枪上的 “制式”旗。这种旗2003年笔者在日本东京一家小旗店中也见过,大概因为笔者是中国人,店主说什么也不肯卖。这类旗我国军民在抗日战争中缴获颇多,各部队每次对日作战胜利的战利品展示中都会有刺目的“太阳旗”。
  
  日本军旗“旭日旗”
  
  日本的军旗追溯其源有两种概念:一,表示主将所在的旗,如日本历史上武田信玄的“风林火山”旗,丰臣秀吉的“千成瓢箪”旗。二,作为军队表章的旗,如政府正规军的军旗是将日月以金银描绘并用红缎织成的“锦之御旗”。幕府诸藩各有军旗,如会津藩白底旗上书“会”字,大垣藩为九曜纹旗,桑名藩为六曜纹旗。
  
  日本军旗,靠近旗杆处有联队番号和授旗天皇署名
  
  这面太阳旗被绑在驴背上以用于陆空识别与联络
  
  日本军旗的统一是在明治七年(1874年)十二月二日制定的“旭日旗”。其制式为白色的纺绸上红色的太阳放出16条红色的旭光,三面镶有紫色流苏(后备军联队军旗为红色流苏),黑色螺旋状的旗杆上有金色的御纹章的旗冠。步兵军旗为长三尺三寸、宽三尺六寸的长方形;骑兵军旗为长、宽各二尺的正方形。旗下方靠近旗杆的空白处是联队番号和授旗天皇的署名,如睦仁(明治)、嘉仁(大正)、裕仁(昭和),但战争后期的军旗便没有天皇的署名。在1935年日本出版的《辉煌陆军写真帖》中有描写所谓“日清战争”(甲午战争)和“日露战争” (日俄战争)战斗场面的绘画,其画面都有日本军旗展现。1937年8月10日,侵华日军河边旅团长在北京东长安街的阅兵式上所拍的照片中出现了正式的军旗。这是极为罕见的历史照片。
  日本帝国海军军舰旗也是旭日旗,但旗的边缘没有陆军步、骑兵联队旗的紫色流苏。日本海军陆战队作战时常携军舰旗登陆,但不似陆军联队旗那般“郑重”。1937年日军进攻武汉外围要地田家镇的历史照片中,日本海军陆战队山冈队长背后就是海军军舰旗。
  日本军旗除了是所谓“联队团结”的象征之外,更是天皇神格化的象征。天皇在宫中将军旗授予新成立联队的联队长时,照例发表如下的敕语:“兹宣布步兵第X联队建制完成。尔等军人必须协力同心,以宣扬武威,保卫国家。”然后,联队长宣誓:“谨奉明敕。臣等定将尽死力,誓死保卫国家。”依据明治宪法规定,军队的指挥权、统率权属于天皇。而天皇亲授的军旗乃是代表天皇的旗帜,联队长以下全员必须对军旗致以最高敬礼。因此,日军官兵对军旗的敬重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行军时,军旗装在旗套之中,而在正式的操典之时,擎出的也是象征军旗的旗杆、旗冠与流苏。战时日军的新闻检查制度曾明确规定,军旗不能在报刊上公开出现。
  
  《辉煌陆军写真贴》中的战斗场面
  
  日军进攻武汉的历史照片
  
      大岛部队长与大队旗
  
  战斗中,一旦军旗面临危险,日军官兵会拼死护卫。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著的《长沙作战》中记述,侵华日军第3师团在进攻长沙时,中国军队向日军步兵第68联队连续冲击,已迫近该联队的军旗,联队长野宪三郎大佐拔出军刀指挥联队,传令小队和军旗小队以军旗为中心,组成圆阵保护军旗。日军步兵第18联队在浏阳河畔作战,将军旗安放在岸边民宅中,一发迫击炮弹击中护卫军旗的哨兵。是时,在隔壁房中的第3师团长丰岛房太郎中将冲到近前大喊“我来保护军旗”,亲自担当护卫军旗的任务。
  当日军行动胜利时,军旗一定要高举。一旦面临失败,指挥官就会组织“奉烧”军旗。如,1941年侵华日军第13师团在进攻湖北宜昌时,遭中国军队猛烈反击,当中国军队接近其司令部时,日军组织“奉烧”军旗。又如,1944年驻守云南腾冲的日军步兵第113联队和148联队在遭中国军队勇猛攻击时,绝望之中遂“奉烧” 军旗。其中第113联队军旗的旗冠被日军埋在松山阵地。去当年的战场找到这个旗冠是萦绕笔者心头多年的一个愿望……
  
  日军大部分军旗是在其投降前夕烧毁的。据郭大均、吴广义《浴血八年树丰碑——受降与审判》一书载,1945年8月24日,日本新任陆相特命全军于8月31日(预定投降签字日)以前烧毁军旗。当时共烧毁军旗444面,其中在中国境内烧毁 179面。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步兵第34联队在太平洋战场于1945年8月28日奉烧军旗,一个中队长将军旗的旗冠和烧剩的一点残余带回自家供奉在“神龛”中,如今这面军旗的残余和旗冠陈列在日本陆上自卫队静冈县板妻驻地的资料馆。
  台湾资料记载,日军步兵联队的军旗共有437面。经过在战争中的“玉碎奉烧” 和运输途中的海没,以及各部队听到投降诏书之后的“奉烧”等等之后,几乎全无,据说存放在日本靖国神社游就馆中的步兵第321联队旗是唯一存世的旧日本军旗了。
  日本的“日之丸”旗或是“旭日旗”,都曾印在布或丝绸带上作为神风敢死队的象征,系在出征者的头上以示必胜的精神。
  还须一提的是日军的步兵大队旗。日军的独立混战旅团和独立步兵旅团,没有联队的编制,下辖是步兵大队。每个步兵大队都有白底,上有彩色M形图案的大队旗。白底单红色M图案为步兵联队第一大队;白底红、黑二色M图案为步兵联队第二大队;白底红、黑、红三色M图案为步兵联队第三大队。后备步兵联队第一大队为白底黑色M图案;第二大队为白底黑、红二色M图案;第三大队则为白底黑、红、黑三色M图案。此外,白底紫色M图案则为国民步兵联队大队旗。日军大队旗历史也能追溯到明治时期,在甲午战争的绘画中也有展现,由《九连城激战松平中尉奋战图》的军旗可知该部为后备步兵联队第二大队。而1937年10月26日侵华日军进攻上海的大岛部队长在大队旗边的照片,被当年日本《每日新闻》报列为“不许可”发表之例。
  日本军国主义的军旗随着战败(日本人称“终战”)而“奉烧”,但军国主义的阴魂是否也随着军旗灰飞烟灭了呢?整个战争中我军没有缴获日军一面书写有步、骑兵联队番号的军旗,这说明什么?六十年过去了,有些问题仍值得我们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615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