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追涛逐浪东北亚--中、日、韩三国驱逐舰  

2007-12-03 13:01:18|  分类: 装备科技F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新世纪到来6年之后,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上世纪末一些人宣传的“新世纪和平”不过是善良而幼稚的幻想。仅就东北亚而言,不管当事国如何解释,这里的海军军备建设已经让人们隐约闻到了火药味。

二战后,世界各国海军的水面主战舰艇已经由原来的战列舰过渡到了驱逐舰。作为东北亚临海国家,且海权在国家战略中占据极其重要位置的中日韩三国而言,在这一领域内的步伐已经超过了世界大多数国家,包括老牌欧洲海军强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样的发展趋势将向更高层面上发展。

今日发展概况

日本是传统的海军强国。明治维新前的幕府海军和各藩阀势力的海军力量,虽然不能与欧美强国相比,但较亚洲其他国家而言,已经非常强大了。明治维新后,日本几乎在一夜之间赶上了欧美,并先后打败中国清朝和俄国沙皇海军,成为世界第三海军强国。其后,日本海军由胜至衰最终全军覆没的历史,更是世人皆知。战后较长历史时期内,日本海上自卫队(简称“海自”)的主要任务是为对付苏联而准备的抗登陆、反潜作战。这种情况下,日本海自驱逐舰的发展虽比较缓慢,但一直没有停顿过。20世纪70年代末起,日本驱逐舰的发展开始步入快车道。特别是“朝雾”级和“初雪”级驱逐舰的研制成功,为其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的“井喷”式发展打下了基础。

1990年5月,日本第一艘新型防空驱逐舰下水。这型驱逐舰是世界上紧随美国“阿利·伯克”级之后发展的、第二种装备“宙斯盾”系统的驱逐舰。这就是编号为DDG—173的“金刚。号驱逐舰。其舰名与1910年日本向英国订购的、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列巡洋舰“金刚”号(同时也是日本帝国海军史上最后一艘外购军舰)同名。舰名来源则是日本大阪府与奈良府交界处金刚山脉的最高峰金刚山。1991年9月,该舰下水,1993年3月正式服役。

从舰名上可以看出,日本海自对“金刚”级驱逐舰所寄予的厚望和得意。“金刚”级驱逐舰也确实没有让日本海军失望,其虽然以“阿利·伯克。为蓝本,外形也几乎一样,但前者尺寸和吨位更大、上层建筑更高。这意味着“金刚”级上的SPY—1D相控阵雷达能够搜索更远更大的范围。随后,日本造舰进度可谓紧锣密鼓。“金刚”级2号舰是编号为DDG—174的“雾岛”号,舰名与“金刚”级战列巡洋舰2号舰“雾岛”号同名。舰名来源于日本海军发源地萨摩的雾岛山。3号舰为DDG—175“妙高”号,舰名与二战日本帝国海军的“妙高”号重巡洋舰同名,舰名来源于新泻县妙高山。4号舰为DDG—176“鸟海”号,舰名与二战日本海军的“鸟海”号重巡洋舰同名,舰名来源于秋田县和山形县交界处的鸟海山。1998年3月,“鸟海”号交付,“金刚”级驱逐舰至此全部建成服役。

与此同时,日本还特别重视反潜驱逐舰的建造。1993年8月,日本一款新型反潜驱逐舰开始制造。1994年8月,该舰下水,1996年3月服役。日本将其命名为“村雨”号,编号为DD—101。“村雨”级驱逐舰比“金刚”级尺寸略小,也装备了包括相控阵雷达和垂直导弹发射系统在内的众多现代化武器系统。同时,相对与“金刚”级的“拿来主义”而言,“村雨”级的“日本血统”更浓重一些,可称得上日本设计造舰技术的集大成者。

“村雨”级的二号舰是被编号为DD—102的“春雨”号。“村雨”与“春雨”两舰分别与日本帝国海军史上的驱逐舰同名。其后,“村雨”级的编号和名称分别为:DD-103“夕立”、DD—104“雾雨。、DD-105“电”、DD—106“五月雨”、DD—107“雷”、DD—108“曙”和DD—109“有明”。

“高波”级驱逐舰是“村雨”级驱逐舰的改进型,于1998年批准建造。此后1999-2001年间,日本每年都要批准建造一艘“高波”级驱逐舰。首舰“高波”号和2号舰“大波”号编号分别为DD—110和DD—11l,都于2003年3月服役。相对于“村雨”级,“高波”级最大的改进之处是取消了MK41/MK48垂直发射系统混装的形式,代之以全部装备MK48系统,前甲板的垂直发射系统单元数也增加了一倍。这意味着“高波”级可以装备发射更多的“标准”防空导弹和“阿斯洛克”反潜导弹。其次,为了搭载机身比SH-60J更长的SH-60K直升机,扩大了机库的容积,并为将来装备机载反舰导弹和反潜鱼雷预留了位置。舰壳装备有OQS-5—1低频主/被动声呐,但其性能严格保密。这些改进都大大增强了“高波”级的防空反潜能力。

“高波”级后续舰服役时间分别为2004、2005和2006年。后续舰代号和名称分别为:DD—112“卷波”号(又译“牧波”号,此译名似有误)、DD—113“涟波”号和DD—114“凉波”号。至此,“高波”级全部服役到位。“村雨”级和“高波”级的舰名继承了日本帝国海军时期以天文气象、海洋现象命名的传统。顺便说一句,日本海自为了掩人耳目,故意将驱逐舰都宣称为“护卫舰”,其实完全是自作聪明和白费心计。没有一个国家上日本的当,就连其自己都用DD来为驱逐舰编号,而护卫舰的编号则为DE。

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韩国海军都可以算做一支微不足道的海军。20世纪70年代起,韩国开始自行制造舰艇。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韩国海军才自行研制了3级护卫舰。这种情况直到90年代末才彻底改变,1998年,韩国KDX-I“玉浦”级驱逐舰(又名“广开土大王”)服役。虽然韩国在建造驱逐舰上经验不足,但在“玉浦。级上采用了高起点设计,使其很快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当然,这也与“玉浦”级大量采用了进口武器装备有关。实际上“玉浦。级几乎所有先进武器装备——从MK48mod2垂直导弹发射系统到舰炮均为进口。从1998年到2000年,该级舰共建造了3艘。

虽然“玉浦”级获得了成功,但其3855吨的满载排水量实在无法与现代驱逐舰大型化的趋势相适应。从这点而言,称“玉浦”级为护卫舰恐怕更加合适。韩国海军认识到了这一点,在2001年开工建造KDX—Ⅱ“忠武公李舜臣”号驱逐舰。该舰于2002年5月20日下水,2003年11月30日服役。“忠武公李舜臣”级可以算做“玉浦”级的改进放大型。其核心是安装了32单元MK41垂直导弹发射系统,发射“标准”SM-2MR导弹。整个军舰也随之放大,满载排水量达到4800吨。“忠武公李舜臣”级驱逐舰计划建造6艘。2003年4月11日,该级舰2号舰“文武大王”号下水海试,3号舰和4号舰分别为“金臾信”号和“阶伯”号。2006年4月,该级舰5号舰“姜邯赞”号已经下水,开始为期18个月的海试,预计2007年下半年正式服役。2006年12月,该级舰的第6艘将下水。

中国原本是亚洲国家中较早成功自行研制驱逐舰的国家。但在70年代末期至90年代末期这段时间里,中国驱逐舰的发展非常缓慢。这主要是因为缺乏大量资金来突破技术瓶颈,以及出于对国家战略和国际形势的考虑,没有大力振兴军备。甚至在90年代初还发生了为优先保证出口泰国护卫舰的建造进度,而将“哈尔滨”级驱逐舰工期延后的情况。值得注意的是,其他亚洲国家都利用这段时间大力发展包括驱逐舰在内的武器装备。这种情况终于在1999年有了改现。“深圳”号驱逐舰的服役让中国同世界现代化驱逐舰的差距大大缩短。2003年,全世界众多军事媒体和军方都注意到在中国上海几乎同时开始制造4艘新型驱逐舰,这就是“广州”级和“兰州”级驱逐舰。

据外媒报道,“广州”级驱逐舰代号052B,共建有2艘,分别是168“广州”号和169“武汉”号。“广州”级满载排水量在7000吨以上。从武器和传感器配置来看,该舰是一型具有区域防空能力的多用途驱逐舰,但人们普遍认为其更加注重反潜能力。同样据外媒报道,“兰州”级代号为052C,共建造有2艘,分别为170“兰州”号和171“海口”号。“兰州”级驱逐舰满载排水量在7500吨以上,装备了大型相控阵雷达和垂直导弹发射系统,是一型类似于“阿利·伯克”那样具有远程防空能力的区域制空驱逐舰。自2004年开始,大连造船厂开始制造一款新型驱逐舰。据外国媒体报道,该型驱逐舰代号为051C,首舰舷号为115,于2005年7月被命名为“沈阳”号。“沈阳”级驱逐舰目前共建有2艘,另一艘舷号为116,于2006年1月命名为“石家庄”号。

主力战舰分析

日奉在获得了“金刚”级的成功后,又将其进行升级设计,建造一款全新驱逐舰,这就是“爱宕”级。

“爱宕”级驱逐舰首舰“爱宕”号编号为DDG—177,舰名来源于日本京都近郊的爱宕山。日本帝国海军史上有两艘著名的“爱宕”号。其一是日本计划建造的“天城”级战列巡洋舰的3号舰,由于《华盛顿海军条约》规定所限,该舰还没建成就在朌台上解体了。其二是二战期间“高雄”级重巡洋舰的2号舰。“爱宕”级改进了“金刚”级的设计不足,其设计蓝本是美国“阿利·伯克”ⅡA型驱逐舰的第13号舰DDG—91“平克尼”号,改变了日本传统的垂直桁架桅杆,安装了同“阿利·伯克”级一样的迎风后倾多面体三脚桅杆,提高了隐身性能。

无论是“阿利·伯克”级还是“金刚”级,其共同特征是只能停放而不能搭载反潜直升机,这无疑大大限制了反潜性能的发挥。而“爱宕”级设置了直升机库,反潜能力大幅提升。该舰还装备了“宙斯盾”系统的最新改进型“宙斯盾”基线7。

“金刚”级MK41垂直发射系统的配置方案为舰艏29单元,舰艉61单元。而“爱宕”级的配置为舰艏64单元,舰艉32单元。“爱宕”级可发射的导弹数量要多于“金刚”级。更重要的是,“爱宕”级可发射导弹的质量也要远高于“金刚”级。除“标准”2防空导弹和“阿斯洛克”反潜导弹外,“爱宕”级驱逐舰还将装备具有拦截弹道导弹能力的“标准”SM-3Block I A导弹。

“爱宕”级驱逐舰的2号舰近日已经下水,编号为DD—178。在其还处于建造期间,笔者推测,根据目前日本海自的命名规则,其舰名很可能为“高雄”、“摩耶”、“那智”、“足柄”和“羽黑”中的一个。同其他战舰一样,其舰名来源于日本国内名山,分别与二战期间日本海军的重巡洋舰同名。该舰下水后,正如笔者的先见之明,日本海上自卫队将其命名为“足柄”号,取自神奈川县和静冈县交界处的足柄山。日本已经决定至少建造4艘“爱宕”级驱逐舰,未建造的两艘估计也将从上述名称中选取。

自20世纪90年代初后,日本就大力建设所谓“八·八舰队”。后来又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九·十舰队”方案。从这些情况判断,笔者认为所谓“八·八舰队”和“九·十”舰队的内涵完全是掩人耳目。

“八·八舰队”一词最初出现于1907年日本帝国海军规划中,指由舰龄不足8年的8艘战列舰和8艘战列巡洋舰构成的舰队。此方案虽然由于《华盛顿海军条约》的限制没有变成现实,却大大刺激了日本对外侵略和扩充海军的野心。考虑到目前装备建设程度和作战设想,笔者认为,日本海自实际目标是建立一支由“金刚”级、“爱宕”级、“村雨”级和“高波”级构成的“八·十四”舰队。即由“金刚”级,“爱宕”级驱逐舰组成的8艘防空驱逐舰和由“村雨”级、“高波”级驱逐舰组成的14艘反潜驱逐舰(当然,这些驱逐舰并非单一性能,它们都具有多用途性)。这样的舰队一旦建成,再加上以前建造的驱逐舰、护卫舰,甚至包括潜艇,将会使日本海自在执行作战任务的灵活性和广度上发生质变。

就防御而言,日本海自将不仅可以在远洋消除敌方潜艇特别是战略核潜艇的威胁,更可以利用“爱宕”级进行有效的导弹拦截,弥补战略纵深狭小的缺点。仅就这一点而言,“爱宕”级不完全是一种战术武器,它已经具备了战略武器的部分特点。就进攻而言,“八·十四”舰队的建立使日本海自获得了在任何一场脱离双方空中力量的远洋主力决战中,取得全面胜利的能力。而且,即便对方拥有一定的空中力量,只要还没有达到多个大型航母编队以及饱和空中打击的程度,日本海自还是有能力在脱离本国空军保护的情况下获胜。进一步讲,只要装备若干航母(由于“八·十四”舰队的强大和现代舰载机性能的提高,航母体型和质量可部分放宽),日本海自将拥有向亚洲近邻国家发动侵略战争甚至大规模侵略战争的能力。

即便有如此庞大的计划,日本并没有停止下一代驱逐舰的研制。这就是日本海军在参考美国DD(X)计划后制订出的18DD计划。目前,这种完全着眼于未来的驱逐舰计划正在紧张研制中。

韩国海军目前一面将KDX—Ⅱ制造计划全部完成,即于2006年12月下水最新也是最后一艘KDX—Ⅱ驱逐舰(估计该舰将于2008年服役)。另一方面,韩国海军开始推行其更大的驱逐舰计划,即从2008年起,开始建造3艘KDX—Ⅲ驱逐舰,这一计划将于2012年结束。

无论是外型、尺寸、设备还是设计思想。KDX—Ⅲ都与“爱宕”级极为相似。KDX—Ⅲ标准排水量7000吨以上,满载排水量10000以上,也装备“宙斯盾”基线7系统。可以说,KDX—m与“爱宕”级几乎一模一样,主要区别只有两点:第一,韩国海军采用了“拉姆”作为近程防御武器,而“爱宕”级仍然采用“密集阵”;第二,KDX—m上最初装备的防空导弹是“标准”SM-2BlockⅢ,而不是“爱宕”级的“标准”SM-3Block I A。

其实,韩国海军很早就在参考日本海自发展战略后,制订过“六·六舰队”计

划,但最终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而没有完成。考虑到这些情况,笔者认为韩国海军很可能在2012年后启动KDX-Ⅲ驱逐舰的二期制造计划,完成时间在2015年前后。这样,韩国海军就形成了由6艘KDX—Ⅱ驱逐舰和6艘KDX—Ⅲ驱逐舰构成的“六·六舰队”。虽然这支舰队规模较日本略小,但再加上准备中的2—3艘航母以及靠近日本的地理优势,足可以让韩国应对来自邻国的军事压力。当然,韩国也有可能在2012年后启动不同于KDX—Ⅲ的新型驱逐觇建造计划。究竟是何种情况,要视美国DD(X)计划对韩国周边国家影响而定。

“兰州”级和“广州”级驱逐舰服役后,虽然获得了世界军方和军事媒体的一致好评,但遗憾的是,这两型驱逐舰的缺点也很明显。或许正是这些缺点,才使这两型驱逐舰至今没有继续建造的迹象,并让中国海军建造了“沈阳”级驱逐舰作为补充。

首先,“兰州”级和“广州”两型驱逐舰长宽比过大、舰宽过小、甲板面积狭小,这是其设计上最大的弊病,在“兰州”级上体现尤为明显。由此带来了很多问题,主要是限制了武器的安装。同样安装相控阵雷达和直升机库,“兰州”级只有48个垂直导弹发射系统单元,而“爱宕”级为96个,比前者整整多出一倍!“爱宕”级与“金刚”级的舰宽同为21米,“兰州”级舰宽不详,但从照片上与“爱宕”、“金刚”级对比判断应在17米左右。这3-4米的差距足以多安装一个6单元发射圆筒。考虑到圆筒纵列布置,“兰州”级因甲板狭小损失的发射单元数量是很可观的。有意见认为这是冷发射系统甲板利用率低造成的先天不足,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一个6单元冷发射圆筒所占的甲板面积,与同样发射单元MK41所占的甲板面积差距并不是特别大。

甲板面积狭小带来的第二个问题就是舰楼过矮,限制了相控阵雷达水平的发挥。正如前文所指出的,“爱宕”级和“金刚”级的舰楼很高,相控阵雷达位置也很高,可以更好地克服地球曲面的影响,探测得更远。由于甲板面积限制,“兰州”级的舰楼不可能太高,因为在甲板面积较小的情况下一味抬高舰楼会严重破坏横向稳定性,甚至有造成倾覆的危险。这就使“兰州。级的相控阵雷达高度较矮,无法探测更远距离。同时,较窄的舰宽有可能影响该舰的耐波性和稳定性。

造成这样局面的原因是中国军舰设计师一向存在“高航速,高长宽比”的保守思维。051型驱逐舰设计时甚至采用航速38节、长宽比达10.16的罕见设计。笔者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即这种思维在“兰州”级上仍然存在。航速确实重要,但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只为保住不超过3节的优势,就未免太得不偿失了。

其次,垂直导弹发射系统存在种种问题。“兰州”级后甲板偌大的面积,只安装了12个发射单元,实在太少。而“广州”级则索性没有安装垂直导弹发射系统。同时,发射方式也有问题。从国际趋势上看,垂直导弹发射系统热发射是主流,其不仅能够发射防空导弹,也可发射反潜和巡航导弹,甚至反舰导弹。而冷发射则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反潜、反舰和巡航导弹的弹体承受不了冷发射带来的大过载。其次,冷发射在安全性上也不如热发射。

再者,“兰州”级和“广州”级都采用了整体式桅杆,比“金刚”级的垂直桁架桅杆先进得多,但与“阿利·伯克”、“爱宕”和KDX—Ⅲ型驱逐舰上所采用的迎风后倾多面体桅杆相比还有差距。不过,中国有可能解决了这一问题。在022(首艇为2208号)穿浪双体导弹艇和037猎潜艇上采用了迎风后倾桅杆。而日本也是在“隼”级导弹艇上采用了迎风后倾多面体三脚桅杆后,才在“爱宕”级驱逐舰上应用这一技术的。KDX—Ⅱ采用的也是整体式桅杆,而KDX-Ⅲ型驱逐舰上就采用了迎风后倾多面体桅杆。

另外,“兰州”级和“广州”级的电子设备布局较为凌乱,有不合理之处。这一点在“广州”级上尤为明显。整舰在外观上甚至给人以杂乱无章之感。而“兰州”级虽然在这一点上好一些,但也因电子设备布局混乱造成大量舰体面积浪费。更重要的是,由于艏楼高度不是很高,烟囱又呈横置布局,所以“兰州”级后面的两个相控阵雷达阵面可能会受到舰体自身的干扰。

最后,近防系统还有待改进。“兰州”级和“广州。级上的730近防炮从外观上看是十分先进的,其本身性能不存在什么问题。但无论是“兰州”级上的HHQ-9远程防空导弹,还是“广州”级上的SA-N—12区域防空导弹,其最小射程和射高与730近防炮之间存在着一定空白。西方国家“宙斯盾”军舰上类似的空白是用“海麻雀”填补的,韩国等国则装备了“拉姆”。中国早在1998年珠海航展上就展示了与“拉姆”类似的FLS—1舰载近程防空导弹系统,只要有意愿,应该可以很快研制出其发展型号。730近防炮的陆军型号“陆盾”已经成为一种弹炮结合的防空武器。因此,中国在未来克服这方面的缺点不存在技术困难。“广州”级近防炮的布局也有问题。“兰州”级和世界其他成功的驱逐舰都采用了舰艏艉布置近防炮的方案,而象“广州”级那样在两舷布置近防炮的方案被证明有诸多不合理之处,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国家弃用。

总之,笔者推测,目前“兰州”级和“广州”级的建造空白是因为中国设计师正在解决上述不足。相信用不了太久,更多的惊喜会展现在我们面前。至于“沈阳”级驱逐舰,从目前国外报道上看,其既没有采用什么高新技术,性能水平又较为一般,笔者认为其发展潜力不大。

趋势及影响因素

相对于国家的领土面积和边界比例,中日韩三国的海岸线、领海和经济专属区都比较广阔。目前,这三国对国际航线的安全和进口能源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更重要的是,从历史中传承的三国国家安全与战略竞争并未有缓和迹象,反而呈愈演愈烈的局面。在同样受这些因素影响的情况下,三国驱逐舰的未来走向将呈现出以下几个共同特点:

1、继续向远洋化、大型化发展,保证对外贸易包括能源进口安全。

2、密切关注世界驱逐舰的最新发展,在立足于本国工业水平的基础上研制先进的驱逐舰。

3、逐步提高驱逐舰国产化水平。三国的造船技术都足以使其自行研制舰体。但在舰用动力、武器、电子信息装备、软件等方面,三国还呈现出不同程度依赖进口的问题。将来,三国会努力逐步解决这一问题。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在未来战争中不轻易受制于人,也是为了让国产驱逐舰更加适应本国海军的需要。

4、舰载防空导弹高级化和战略化。在这点上,如前文所述,日本已经走在了最前面。前不久新闻报道,中国海军在试验舰上发射的一枚新型舰空导弹成功拦截了靶弹。笔者估计,这种导弹可能具有拦截敌方弹道导弹的能力。自然,韩国不会在这方面自甘落后。

5、争取让垂直导弹发射系统能够发射反舰导弹。这似乎只是一个细节问题,但实际上对这三国驱逐舰的发展而言非常重要。1988年美国对伊朗“螳螂行动”的结果表明,舰射反舰导弹命中率并不象此前人们想象的那么高,至少要低于空射反舰导弹。这意味着在高强度海战中,舰载反舰导弹的载弹量将是一个可能关系到胜败的关键问题。要大幅增加舰载反舰导弹的数量,目前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将反舰导弹装载于垂直导弹发射系统中。在巡航导弹和反潜导弹都能够垂直发射的情况下,这一技术难题并不大。同时,这样做也大大有利于战舰隐身。中日韩三国海军在没有航母(即便有,其最初阶段反舰能力也无法同美国航母相比)的情况下参加远洋高强度、高烈度海战,就必须实现反舰导弹垂直发射。如前所述,仅这一点就决定了中国海军未来要装备热发射垂直导弹发射系统。

除了上述共同的发展趋势,三国驱逐舰的发展还会受到一些共同因素制约。

首先是技术瓶颈,这一点在未来驱逐舰的研制上尤其明显。因为如美国DD(X)驱逐舰这样的战舰,即便在舰体制造上也面临着新型材料、高新制造工艺等方面的难题。研制类似的战舰,对这三国科技界和制造业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对中国这样一个要求武器高国产化的国家尤其如此。

其次是政治。对日本而言,驱逐舰的发展既没有国内政治干扰也不存在国际政治限制。日本建造新型驱逐舰的议案每次都能够在议会获得轻松通过,进口相关设备更不存在任何问题(舰载巡航导弹除外),有时甚至能获得优惠价格和条件。韩国的情况稍复杂一些,美国对其战略意义定位要弱于日本。这意味着韩国进口美国先进舰载武器可能会遇到一点小麻烦。从韩国进口了F—15K和“标准”SM-2BlockⅢ的情况看,这一问题目前也不是很严重。韩国国民也支持政府壮大海军实力。只有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有着巨大阻力。就国外政治而言,中国无法在贸易禁运的情况下获得自身需要的舰载武器装备。

谁能在21世纪日益加剧的国际海洋竞争中占得先机?东北亚激荡的海水正在等待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77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