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影像要进军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2007-12-03 13:27:59|  分类: 法治论集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高法院多数时候沉默不语

关注美国政治运作的人,恐怕没人能离得开C-SPAN公共电视网,在这里,一个开放社会和透明政府所作所为几乎一览无余:总统和要员的演讲实况、讲稿及音频视频应有尽有,随时在网络供查,国会两院直播的各种听证会、立法辩论会、新闻发布会次第列布,而形形色色有关国计民生的研讨会、学术辩论会、记者及专家访谈资料更是举不胜举。

有关立法与行政的整个程序和实体内容几乎无所不包。但你要看司法运作,除了司法部的相关资料和一些州的案件数据或专家专题讨论,总觉得嫌少了些,再具体到联邦最高法院,相关的内容则一点也没有。

与政治相比,司法的内容如此之少,导致许多人怀疑美国三权分立的均衡性。相对于总统领衔的行政部门和掌握立法权的国会,最高法院历来相对要沉默不少。在影视技术和手段高度发达的美国,在关注法治、以传播媒体介入法治传播并直接影响法治进程的时代共识中,美国专业司法领域的影视关注确实落在不少国家的后面,有识之士无不痛心疾首,但难在无法撼动其根源,这源头,恐怕要归结在最高法院那些“古久先生”们拒绝镜头进入法庭的犟脾气。

电话、广播、电视、互联网络这些媒体技术可全都是美国人发明的,要说人家落后没根据的,用之于司法体制,带来的便利以及潜在的市场,在这个好讼的国家和商机被无限发掘的国家,好处谁也能算得出一二,可偏就有最高法院这道门槛过不去,岂不令亲者痛,仇者快?落后,只能怪法官终身制和这些老人当政。

实际上,前首席大法官沃伦·伯格二十多年前就撂下一句狠话。当时,面对影像介入高法的提议,他说永远休想让镜头进入联邦最高法院,“除非我死掉!”而那之后,为了使广电系统进入这个国家的最高法庭,基本上就是华盛顿的政治家们堂吉珂德式的追求了。十年前,大法官戴维·索托斯又重复了沃伦的这个“重要讲话”。之后这十年,虽然互联网兴起,媒体繁荣,但最高法院仍是雷打不动,拒绝光影,大家更感前途艰难,简直要泄气了。

最高法院人事更替是国家大事

十年过去,机会终于来了。

2005年是个可以记载入史册的特殊年份,尽管黑袍法士们脾气依旧,但联邦最高法院的人事更迭不期而至,让他们在各色媒体,特别是电视影像中风光了无数,广播电视历时数个月对相关人物和事件进行报道,大法官们一度占据了各路媒体的头版。这对常人是不可企及的荣光,甚至连明星们也都心生忌妒,而依他们的脾气,这些可都是被迫的,毫无乐趣可言。但或多或少,潜移默化,他们也算经历了一次光与影的启蒙或曰洗礼,对于影视的敌意,多少开始消解了罢?

2005年是联邦最高法院的多事之年。7月1日,女法官桑德拉·戴·奥康纳宣布退休,布什总统遂提名五十岁的约翰·罗伯茨补缺,这一提名在参议院确认过程中引起了严重争议,美国媒体对两位法官的各方面立场和个性表现进行了全景式的报道。一番争辩与妥协,罗伯茨的就任总算实现了,大家刚要松一口气,多事之秋紧随而至:9月3日,首席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去世,最高法院出现新的大缺位,一方面须补足新产生的实缺,一方面又要推罗伯茨上首席位置,两个月里两次提名最高法院法官,这下忙坏了小布什,他“相好”的新人因为是白宫女律师哈丽特·麦尔斯,一时引起各方的舆论批评,媒体深揭狠批冷嘲热炒,她本人也确因无大业绩而终于退出,布什不得不再度提名塞缪尔·阿利托,终得通过。在这场推选战中,新闻媒体在政治、法律和法官文化方面做足了文章,使得这场最高法院人事更迭成为全美最为关注的事件之一,也给现有的最高法院史无前例的曝光度。

通过立法使影视手段进入最高法院

政治家们不会丧失这个大好时机,他们的真正行动也开始了。

事先几乎没有多少征兆,但政治气候已变成另一番样子:人们开始猜测有可能在今后几年中的某个时候开始,最高法院的口头辩论可以通过广播、网络甚至在博客、DVD或者下一个谁知道是什么样的大媒体中播放了。

2005年11月9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阿兰·斯皮科特说,这个问题现在已经不是“是否”而是“何时”的问题了。而另一位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则认为,现在已经是通过立法使影视手段进入最高法院的时候了。这二人虽然党派不一样,但却共同发起了一项立法提案,即 S. 1786法案,此案提议允许对于最高法院的审判进行电视直播,除非在特定案例中由法官投票,多数意见认为不可时才不得转播。

这一法案进行了听证,C-SPAN予以直播,直播后不到一小时,众议院通过了一项H.R. 1751法案,这个规则更为宽泛,所有联邦法庭的法官应许可广播和影视覆盖其法庭。

如此大的动作取决于好几个因素,但说到底是人心所向加上宝贵的天时。机不可失,形势逼人,眼看最高法院人事问题已定,媒体休整罢炒,大家都意识到现在要不抓紧,等这些家伙再次穿着黑袍走进黑屋子,消失于公共视野之后,恐怕就不太好办了。

前台明星眼见得要迅速消失,直播和影视业界“急切不得下手”,背后的商业力量大力推动立法,国会大胆行动,这才有上面两项飞速立法出炉。要放在过去,效率还从没这么快过。想当初,支持影视引入联邦法庭的立案也曾多次被提起,但国会看来似乎是被反对派的声音给吓怕了,没有像这次这样坚定出场。

反对的声音是很多,有来自最高法院明确的反对。如前面大法官们的“撂话”。有时反对声来自幕后,即联邦司法体系本身,某些法官甚至表态,示意这种立法是公然挑战宪法三权分立的原则,对最高法院的作为过度干预,实属大不敬。

但这回作为立法分支的国会似乎已度过了胆怯期,斯皮科特本人就毫不含糊地表态:如果国会有权设定最高法院的法官人数、有权决定法院重新审判——这二者都是立法的项目——那么它也当然可以要求广播系统进入其程序当中。这里面还故意漏了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批准财政拨款的问题。

参议员对最高法院推翻国会立法动议不满

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国会成员已经在近些年对司法部门进行了较全面的观察,在这次立法上,要比以往的工作更加有力得多,此前,笔者曾发文分析国会立法对联邦法庭制订“判决指南”一事所引起的反弹:国会本意在规范联邦司法的统一性,避免各州类似案件判决结果的过大差别,还有力图规范利益集团赞助的司法培训项目等内容,但遭遇司法分支的对抗。按说,国会的发力还是很准确的,这回也一样,它明确表示,硬要把镜头对准法院不是另怀它意(如监督法官的工作疏忽等),而是因为有镜头接近法庭,公众会对司法部门的关注会更加提升,并无什么不当。

但谁知道后果会如何呢?国会的这一做法确实是有超出自己权力范围之嫌。听证会上,斯皮科特发泄了他对于法院长期以来的不满,指责这些大法官的骑士作风,时常推翻国会的立法动议。他认为,镜头覆盖于彼或对法院产生“立法压力”,也让法院对于立法分支予以更多的尊重。像他这样直言不讳的表白,肯定会给对方的带来不快:镜头对准了法院,直接威胁法官不说,还可能成为指责或惩罚联邦最高法院的工具,那会有什么结果。

反对声是历来就有的,我们不妨听一听此中道理。最高法院大法官们抗击影视覆盖法庭对辩论主调,基本上都是:他们不愿成为媒体(特别是影视媒体)中的名人或者媒体追逐关注的中心。但是,此言差矣,最近几年他们已日渐成为法庭之外一些生活活动中关注的中心,当然通常是因为他们有专业著作要出来推荐,因而“不小心”上了电视,如C-SPAN网络的CEO布利安·兰博就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作证,说他结识的大法官中只有戴维·索托尔明确拒绝过镜头对准其所有的公共活动,实际上他出面的场合也并不是很多;大法官斯卡利亚通常是用威胁口气,说如果镜头不移走他就不会出现在公共视野,即使如此,斯卡里亚仍在今年全美大学年度大会上接受了直播报道,他与史蒂芬·布雷耶在实况对话中讨论国际法的应用问题,后来他还参与了由国家宪法中心赞助的论坛,与布雷耶、奥康纳进行了三方对话,这一对话在网络进行了直播;还有,媒体爆料有视频为证,斯卡里亚甚至作为嘉宾,在2005年10月份作为纽约城举办的哥伦布日大游行中扮做大元帅,这可和他多年来主张的不出风头风格极不一致,他历来主张要做一个人们看不见的法官。

这些离开法官席后的公共活动出镜,使得大法官们越来越难于因循往日的禁语了。断案和做人有相似之处,对本应在公共视野之外但已经曝光于公共视野内的案件,就理应公之于众以应对公众关怀,法官既然已经走出黑屋,甚至面对了镜头,又试图再度离开公共视野,搞自相矛盾的作态,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