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论战时军事诉讼基本原则  

2007-04-16 13:41:28|  分类: 法治论集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法学中,原则是指构成法律规则和法律学说基础和本源的综合性、稳定性原则或准则。(陈瑞华:刑事审判原理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20页.)诉讼原则即是诉讼参与者各方与法官在诉讼全过程中必须遵循的基本行为准则,它作为一种根本的法律程序规范,直接体现了诉讼程序价值的要求,对诉讼活动具有整体上和普遍性的指导意义。因此,论证、设计战时军事诉讼的基本原则,是承裁、兼顾和协调各项战时军事诉讼价值,决定战时军事诉讼基本结构,指导战时军事诉讼立法活动和军事司法机关进行能动性战时诉讼活动所不能回避的研究内容。

诉讼程序的各项价值对基本原则的确立发挥着决定性的制约作用。依据本文第一部分对战时军事诉讼的价值分析,笔者拟设计以下几项战时军事诉讼的基本原则并作简要论述。

(一)军事斗争效益原则

在一个资源有限的世界中,效益是一个公认的法律价值。对于诉讼资源极其有限的战时军事诉讼活动而言,发挥其效益功能就必须考虑战时军事斗争利益,由此形成一项最核心的基本原则——军事斗争效益原则。

所谓军事斗争效益原则,是指战时军事诉讼应当坚持紧紧围绕追求军事斗争效益最大化这一中心,以诉讼活动保障军事行动的顺利进行的根本行为准则。(傅达林、叶晓龙:《建立对台战时军事审判制度的设想》,西安政治学院科研部编《军事斗争准备中的法律问题研究》,第246页。)它是战时军事诉讼优先选择秩序、安全价值目标的基本要求和体现,是军事司法维护国家利益原则在战时军事诉讼领域的延伸,它在战时军事诉讼原则体系中处于核心地位。其实,军事司法工作自产生以来,各个时期的具体任务,总是服从和服务于军队工作的总任务,依法维护国家军事利益当然成为军事司法机关活动的根本准则。这一准则和军事斗争的特殊性决定了战时军事诉讼活动必须从保障军事行动的原则出发。战时军事诉讼的基本职能也就是通过依法追诉和审判作战部队内部及与战时军事利益密切相关的各类案件,保障作战行动的顺利进行,维护战时军事秩序和军事行动利益。因此,战时军事司法人员必须坚持有利于军事斗争效益这一根本原则开展诉讼活动。

(二)最低正义原则

所谓最低正义原则,是指战时军事诉讼活动必须坚持最低国际司法正义标准及基本诉讼规则的原则。这是战时诉讼追求程序正义价值目标的具体要求,也是维护战时军事利益的基本保障。从国际司法制度的发展潮流看,对当事人基本权利保障具有宪法化和国际化趋向,这些被宪法和国际法律文件所确认的基本司法标准,体现了各国共同的伦理价值和目标,反映了诉讼的普遍性规律,具有公理性意义和价值,从而成为普遍适用于各种诉讼活动的最低论理和文明标准,战时军事诉讼必须确保这些最低正义标准得以实现。

坚持最低正义原则,首先要严格遵守国际公认的最低限度程序公正标准,主要是指《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盟约》等国际公约中关于公平审判的最低标准,如:人人平等受审、判决公开宣示、不得强迫被告自供或认罪、一事不再理等;其次,还要遵守本国宪法确定的基本诉讼规则,如:独立审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公民基本人权不受非法侵害等。战时对这些司法标准的确立和遵守,可以使被裁判者在战时受到较为公平、人道的对待,有助于他们对裁判结果的自愿接受,使其在心理上承认诉讼过程和裁判结果的公正;有助于在国家军事利益与个人权益的冲突中确定战时基本的公平权衡机制,使容易由军事强权衍生的战时司法强权被限制在合理与理性的轨道内。

(三)从速从简原则

从速从简原则是指战时对于违法犯罪、已经或可能导致作战失利的军人或非军人案件及其他管辖范围内的案件,简化程序,从快侦查、审理和判决的原则。在平时,司法活动都注重追求程序公正价值,用充足的时间和完备的程序去保障诉讼结果的公正。但在战时,由于军事行动的复杂性、多变性、危险性,决定了诉讼程序必须快速、简洁,只能适时地对当事人的权利加以较低限度的保障,必要时需废弃人们的某些权利、自由与民主。而从未来战时军事司法的社会效果看,对一些重大犯罪案件通过及时侦查、审判、迅速制裁,才能严肃军法、惩治违法者,及时教育和警戒其他作战人员,更快更好地保护军事行动利益。

从速从简原则应当体现在战时诉讼的各个方面,在诉讼时期的限定上要求比平时短,在审判方式上要求尽量适用简易程序,在审判节奏上要求集中不间断地快速审理,在办案手续上要求简化过程。

(四)从严兼顾激励原则

从严兼顾激励原则是指战时军事诉讼对违法犯罪实行从重处罚、严厉制裁的同时,注重发挥裁判结果对军人行为的激励功能的一项原则。这是我国惩办与宽大相结合的刑事政策在战时军事诉讼领域的特殊体现。战争要求最严格的法纪,在战时任何个人违背整体意志,实施危害军事利益的行为,其危害性都比平时大得多。因此,对战时违反军法的犯罪行为应当给予比平时更严厉的制裁,以保障军事命令的绝对遵从。《意大利军事刑法典》第三章第四节列举的军事犯罪多因违纪导致,性质并不是很恶劣,但在所规定的10种犯罪中就有6种可适用死刑。(黄风译:意大利军事刑法典.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美国《统一军事司法法典》中规定的擅自离队、逃亡、违抗军令、敌前行为不良等行为中,有15种重者可判处死刑。同样,我国刑法典中也规定了对某些战时犯罪要从重处罚。(《美国法典:军事法卷》,美国国会众议院法律修订咨议局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对此,战时军事诉讼应当遵守。

但是,从严不是目的。在对战时犯罪进行严厉制裁的同时,我们不能忽视军事法对作战人员的行为激励功能,必要时还需通过对审判结果作合法的变通处理,以激励犯罪人改过自新,全力投入军事战斗中。我国历史上自唐朝开始,历代军队都广泛实行立功赎罪制度,元《军律》规定:“复能建招徕之功者,减其罪”。(周健:军事法史纲。海潮出版社1998年版,第90-91页。)这其实就是一种激励原则。我国现行《刑法》第449条也规定:“在战时,对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没有现实危险宣告缓刑的犯罪军人,允许其戴罪立功,确有立功表现时,可以撤销原判刑罚,不以犯罪论处。”可见,“战时从严是就一般条件而言,并不排除在特殊条件下的从宽。”(陈学会主编:军事法学.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版,第128页。)这种为激励目的的“从宽”,能有效教育改造犯罪军人,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从而有利于巩固提高部队战斗力。因此,从维护战时军事利益出发,军事司法人员应当将从严处罚与从宽激励有机结合起来,作用于作战人员的行为调控。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