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中国驻日本占领军先遣官的经历记  

2007-04-19 10:22:18|  分类: 军事史苑E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在重庆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军令部第二厅第一处任上校参谋。1945年10月,看到美国政府致中国政府的一份公文,商请中国派出一个由五万人编成的一个军,协助盟国占领日本。军令部部长徐永昌作了批示:由军令部一厅会二厅拟一个由五千人编成的支队派遣日本方案呈核。这个不平凡的消息,很快在部内许多人中间传开了。大家议论说,抗战八年,盼到胜利,正应该派遣大军去占领日本以扬眉吐气,别说一个军,就是三个军也应该派,为什么只派遣一个五千人的支队呢?很令人费解。过了几天,一厅厅长郑介民向一处全体科长、参谋训话,关于国家派遣占领军的问题,最高当局是从全局考虑决定的,你们不要乱发议论。

1

12月国民政府计划还都南京,军令部准备分三批东下,我分在第一批。当时长江中下游多年未航行,水道变迁很大,又值枯水季节,轮船时常搁浅,航行42天方到南京。而国民政府又推迟了还都计划,军令部亦缓迁南京。我携家眷到上海,暂住老同学第三方面军少将参谋处长龙佐良家待命。1946年5月,军令部二厅处长李立柏从重庆来电话告诉我,决定派遣六十七师为驻日本占领军,师长是戴坚。军令部已调我到占领军工作,5月下旬即随戴坚去日本。5月24日李立柏和中国驻日本代表团团长朱世明到达上海,李亦住龙佐良家。当晚李告诉了我这次派遣驻日占领军的经过:最初美国希望中国派出一个五万人编制的军,并指明要孙立人的新一军去日本。而中国政府早已决定新一军去东北担任接收任务,只答应派一个5 000人的支队。后来美国又来函要求中国至少派一个师去,中国政府推脱不过去了,才决定派遣曾到河内担任受降任务的荣誉一师和荣誉二师合编的67师为驻日本占领军,指派我为占领军的先遣人员。

第二天早上,戴坚已到上海,我即随李立柏去报到。他热情地说,欢迎你参加我们的部队。特别加重语气说,你是我们部队的先遣官,你的主要任务是侦察我们驻军的防区和营房,计划分配。将来我们部队在名古屋登陆,你就是登陆指挥官。部队到达之前,和美军方面联系也要靠你承担。我提出对部队的编制、装备及各单位人数不清楚,将来作计划有困难。他说,师的编制装备表册,等他到日本把事办完就交给我。他这次去日本,预定一个星期就要赶回河内把部队运到上海集中,等候盟军船只运输赴日,接着转向李立柏说,朱团长已来过电话,决定赴日人员于5月27日早上在江湾机场乘坐空军第八大队派出的轰炸机飞赴日本。

2

5月27日晨7时,赴日人员都到了江湾机场。属于占领军方面的有戴坚及其副官、名古屋港口司令卢东阁海军中校、后勤主任王者师上校、外事组常家铠以及我和三个翻译官,共9人。属于代表团方面的有朱世明团长、李立柏顾问和四名文职人员。来送行的有汤恩伯、龙佐良、邹任之、杨津生等30余人。在候机室内有记者问朱世明,你们为什么不乘客机而乘轰炸机呢?朱世明回答说,我们是以战胜国的姿态去的,我们乘坐的B-24轰炸机,除了不携带炸弹,机关炮是不拆卸的,表示我们武装进出日本,以显示战胜国的威武。

上了飞机,朱世明、李立柏、戴坚被招待坐进驾驶舱,其他人员坐在机舱内。飞机在8千米以上的高空航行,寒风从左右炮眼进入机舱。我们穿的是夏季衣服,高空气温在零度以下,寒气逼人,越坐越冷。航程8小时,实令人难以忍受。当到达日本厚木机场时,大都被冻得说不出话了。

到达厚木机场已是日本时间下午5点多了。到机场来迎接我们的有中国驻日代表团唐启琨少将和副官,有美国第8军司令部一位上校和三四位中校参谋,其中伍地中校是负责经常与我们联系的。厚木机场距模滨市约40千米,距东京80千米,朱世明和代表团人员经横滨直接回东京去了。我们占领军人员则由第8军参谋人员陪同住进横滨市第8军招待所。

第二天,戴坚带着翻译官去第8军司令部拜会军长艾克伯格中将。下午,伍地中校通知,今晚有一节专用火车送你们到名古屋。当晚上火车前,戴坚召集全体先遣人员,传达了他会见艾克伯格的情况。艾对他说,你们部队到达后,暂驻爱知县,隶属第8军的第1军团指挥,适当时再扩展到三重和静冈两县,师部和部队大部要驻在名古屋市内。艾还说,你们部队有不少马匹,驻在名古屋市区内,马匹的粪便就是一个问题。戴趁机说我们部队就是缺乏车辆,如果能给我们补充车辆,就可以代替马匹。艾克伯格要戴提一个具体数字,戴提出要1 000辆。

当晚10时上火车,次日天刚亮到达名古屋车站。早有第1军团的几个军官迎候在车站,把我们接到第5航空队招待所。餐后由四五个军官陪同我们去侦察防地营房。

我们几天视察了20多处房子,其中较满意的是市内原服部钟表公司那栋8层大楼,有电梯和空调设备,作为师司令部是很合适的。另有原日本第3师团的几个联队营房,每个营房可住二三千人,还有很大的练兵场和射击场,且不在闹市区,很适合我们部队使用。有的房屋太破烂需要修缮,缺少有设备的医院、集会用的大会堂和有设备的招待所。美军的一位军官直率地回答说,在这里能够征用的房子只有这些了,我们研究过,这些房子足够住下你们一个师的所有单位,房子破烂需要修缮粉刷,我们已通知日本政府限期修好,保证你们部队到达之前交付使用;如果还有其它修理的地方,可以通知我们,但只能修缮不能改建;按规定不能征用日本民间医院和招待所,但你们可以在现有房子中选择,如不合适再作研究,名古屋只有一个公会堂,可以和第5航空队商量共同使用。戴坚听这样一说也就点头认可了。二是要我继续联系解决汽车问题,好使部队全部机械化。并说艾克伯格和麦克阿瑟都表示同意了。他还要求我把联系的情况和取得的资料,迅速交代表团寄送回国,他讲话时非常兴奋似乎很有把握。

3

6月6日晨,戴坚同朱世明乘原机回国,我仍住横滨。我向第八军参谋处要了一份美军各级官兵薪饷表,根据戴坚的指示拟定一份我占领军的薪饷表,考虑到国内的影响,不敢拟得太高,军官薪饷低于美军30%~40%,士兵则低于美军20%。这样算下来,最低级的二等兵每月为20美元,最高级少将师长每月为480美元(美军少将为800美元)。中国占领军的薪饷是将伙食费包括在内,美军则不包括伙食费用,两相比较,悬殊就更大了。但与国内军队相比,按当时美元和银元的比价计算,一个二等兵的月新就相当于50个大洋,生活也算好得多了。根据这个标准,全师14 500多人的定额薪饷,每月就要60多万美元,再加上出勤费、教育费、交通运输费、医疗卫生费、办公费以及其它一些杂支,一年就是1 200多万美元。戴坚给我的67师编制装备表,说是15 000人,实为14 500人。有3个步兵团、1个炮兵团、1个运输团,战车、工兵、通讯兵各1个营,师部还有1个特务连及其它后勤单位。炮兵团第1营是105毫米加农炮,由汽车牵引;第2营是40毫米榴弹炮,由马匹拖曳;第3营是重迫击炮由骡马驮载。而运输团1营为汽车运输营;2营为兽力运输营;3营为人力运输营,号称“铁肩队”。这样一个畸形编制和大杂烩装备,使我同美军会谈时,遇到很多麻烦。

戴坚回国后一个星期左右,盟军总部参谋处来电话邀请我到东京商谈中国占领军的有关问题,我带了3个翻译官去。同我接谈的是总部参谋第3处上校科长柏奇和两个中校参谋。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我占领军的编制问题。他们说,对戴坚给盟军总部的67师的编制表有几处不甚了解,指出“特务连”是什么性质的单位。因美军没有这种单位,被他们误认是担负特殊任务的单位。我连忙解释它是执行师部警卫和负有军纪整肃任务的单位。他们又问,运输团内有一营是人力运输营,是不是“苦力”运输?问话显然带着嘲笑的口吻。我给他们解释说,我们的车辆不够,是暂时编制,还有装卸任务。他们说,如果是装卸的,可以征用日本苦力嘛!我只好照编制的原意向他们解释说,这是用扁担作工具的运输单位。第二个问题是关于67师的装备。柏奇说,你们师的炮兵用了三种运动速度不相同的部队,用了三种射程不一致的火炮,你们这位团长怎么能同时应用呢?当时67师的装备,在国内可算是佼佼者,但在美军眼里却成了笑话。柏奇故意带着迷惑不解的神情提出这个问题,显然在讥笑我们的装备落后。我为了掩饰装备上的缺点,不得不强编理由解释说,我们中国军队一般以营为作战单位,虽然三种火炮的射程、运动速度不同,但我们可以分割使用,运输方面也一样,我们的指挥官在这方面是很有经验的,不管情况怎么复杂,都能运用自如。他笑了笑说,这个问题不谈了。第三个是关于运输工具的问题。他说,你们的运输工具,除有百十辆汽车外,还有骡马几百匹。总部规定为了防止牲畜传染病带到日本,凡是骡马上岸必须进行检疫,而检疫过程所需要的时间,至少是三个月到六个月,这件事请你们考虑一下,预先作好准备。我趁机提出补充汽车的问题,戴师长已向总部请求补充我们部队一批车辆,如果有车就不使用马匹了。他说,参谋处已经知道了,我们有的是剩余物资,补充是无问题的。戴师长只提出要大小车辆一千辆,究竟要些什么车,没有具体的,我们不好办。听他这么说,我很高兴,认为有眉目了,即说戴师长向国防部请示后,才能作出计划,可能很快就会给总部正式行文的。

第四个是部队炊事使用的燃料问题。他说,我们知道你们部队炊事使用的燃料是木柴,但按盟军总部占领日本的规定,木材和柴火都不能在日本征用或购买,必须全部从自己国内运来。你们每天需用多少,每月需要多少,要提出一个数字列入运输计划。但木柴不得以重量计算,必须以体积吨位计算。我随便估算一下,估计要7.3万吨位。我想我们军队在国内使用行军锅灶,到处都可弄到柴火,今天作为占领军来到日本,实在太落后、不雅观,只好硬着头皮说,我可以将此情况向国内报告,并建议将燃料改为煤炭。他说,煤炭也是不可能完全征用,因为日本是缺煤的。

5天后,我同李翻译官带着运输吨位统计表去见柏奇,他看了一下带笑说,7.3万吨位就够了吗?听得出来他的估计比我的估计要高得多。我没和他争辩就又开始了会谈。他回答了前次会谈时我所提的问题。他说,关于你们占领军所需的军费问题,我们总部已研究决定了,可以代垫支付,但要记账,将来由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结算,你们所需的各种汽车,我们可以调拨剩余物资给你们,原则上是作价调拨。听了他的回答,如迎头浇了一盆冷水,什么都得要钱,还为他们倾销剩余物资。

4

我们在横滨一直等到7月中旬,占领军何时从上海起运,一点消息也没有。一天,中国驻日代表团来电话,要占领军全体先遣人员回东京去。我们见到了代表团大使级副团长沈觐鼎,他说,国内来电,我们占领军不来了!并宣布我和三个翻译官调代表团第一组工作。我们占领军为什么不来了呢?沈说他也不知道。不过报纸已大量刊载国内各地国共双方发生冲突情况,我们已意识到将有大规模的内战发生,装备较好的六十七师是蒋介石打内战的本钱之一。这就是郑介民在军令部所说的,关于国家派占领军的问题,是最高当局从全面考虑的含义吧。“占领军不来了”的消息传出后,无人不气愤,在东京的代表团成员都叹息不已。尤其是正准备到名古屋港口去欢迎占领军登陆的华侨们,失望加气愤地骂道,中国哪像战胜国,连胜利的气味都没有。

67师在河内整编就绪,受命为中国驻日占领军时,全师官兵顿时欢声雷动,士气高昂,抱定为国争光的决心接受这一光荣任务。戴坚治军有方,有儒将风度,特别重视军容仪表和国际礼节的训练。很多官兵自动地学习英语、日语,为将来更好地执行任务作准备。戴坚还谱写了一首占领军歌:“国军堂堂入东瀛,止戈扬武德。奠亚洲安定之基础,为世界和平之干城”。教全师官兵歌唱,表达胜利者的尊荣。可是,戴坚于7月将部队由河内运输到上海后,蒋介石突然变了卦,要他们急速开赴苏鲁边区。全师官兵一心一意去占领日本为国争光,孰料竟被迫去参加内战,情绪消沉、土气低落,后被华东野战军消灭。

题后记:其实历史并不神秘遥远,它就在我们的脚下,一点点垫起我们的脚跟,让我们看得更清楚,清楚得让人痛苦和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