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与一个女兵的罗曼史  

2007-04-26 13:44:25|  分类: 百味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高原漫天风雪的季节里,我和薇同时走进了军区演出队。薇,湖南人,皮肤白皙,圆脸,大大的眼睛。虽然刚入伍的新兵对一切都显得生疏和拘谨,但对舞蹈同样的痴迷和热爱使我们都非常刻苦和努力。在其他队员偷偷溜出室外,欢呼雀跃于万里雪野的时候,我们都一直坚持着压腿塌腰的基本功练习,扎实的苦练使我们在日后的演出中脱颖而出。

在我们演出队的外面,是一座大山断壁。像一个天然的操场。夏天,演出队的战士都喜欢挑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到那儿去练功。高原的天空瓦蓝瓦蓝的,纤尘不染,白云低低地悬浮着,伸手可以抓到似的,景色很美。我和薇也常到那里练功,乐队的战士在一连吹吹打打,我们则随风起舞。有时,因为一个舞蹈动作,我们争论说自己的动作更符合美学标准。因为争不出高低,薇说急了就追跑过来,远远地咬牙切齿的样子,眼神中飘出一些说不清的东西来。

一次夏季野营,薇找到了一枚贝壳化石,她把它送给了我。看着这美丽的化石,我被深深震撼了。薇说:“亿万年过去了,沧海桑田的变迁已使一切不复存在,而贝壳却以化石的方式求生,它依然在怀念久远时空里那烟波浩淼的海洋呵。”望着薇满怀深意的眼神,我暗自发誓,我将用一生的感情回赠薇。部队的纪律很严,我们不能也没必要向对方表白那个字眼。我们拥有的是一份如高原之雪一样晶莹的情感,这种感情只有在舞曲的抑扬转变时,通过各自的双眼才能读出来,感情交流表现在舞蹈的演绎中,是更加投入而传神的艺术塑造。我们的演出常常赢得最热烈的掌声。

当兵的第二个年头,我想退伍回乡。有了这个想法,我就不再卖力地排练和演出了。表演中,便少了那种传神的艺术完美感觉,看着薇疑惑的眼神,我决定和她好好谈一谈。

那天晚上,我把我的想法告诉薇。薇沉默不语,她从练功的镜子中静静地看着我。最后她说:“队长曾说,你是队里骨干,他可能不会同意你退伍,再说,战友们也都舍不得你走。虽说这儿的条件艰苦,可这样经常下部队巡回演出、给他们带去无限快乐的生活,你不感到很有意义吗?”当时,我满脑子都是回去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哪还顾得了那么多。我迎着薇幽深的眸子问她:“到那时候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地方的舞台那么大,咱们的舞蹈在那里才可能开出最美丽的花。”薇顿了顿,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你不觉得那样会很贫乏吗?这里有我们的舞台……”我打断了她的话:“这儿难道就不贫乏吗?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薇用不相信的目光看着我,此后再没说一句话。在起身各自返回宿舍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薇的脸上大颗的泪珠正恣意流淌……

那些日子里,我始终以为找到了自己的理想,整天忙着给朋友们写信埋怨着驻地条件的恶劣,谈着将来的美好打算,其后的排练和演出中以往的激情已不再有。每次与薇共舞,我都能深切地体会到,她的肢体语言中那种无言的忧伤。

“八一”前夕,军区趁夏季派演出队到高原的边防哨所慰问演出,到达新藏公路上的兵站,我们都换上了厚厚的棉衣。高原寒冷的气候和氧气的不足,使我们一个个脸色苍白、嘴唇乌青。

第二天,演出队要到一个海拔5000多米的一个小哨所,给仅有的两名哨兵演出,听说此行是演出中最艰苦的一次。途中要经过海拔5200米的昆仑山口,环境异常恶劣。为了保证安全,队里把演出计划重新作了部署,取消了一些舞蹈节目,增加了一些歌曲和轻松的娱乐性项目。薇临时改唱一首歌曲,那时候,因为高原反应,我身体不适应,得了脑水肿,整个脑袋像大了许多,胀得仿佛要裂开了。在三十里营房的两名医生看护下,我最终没能随行。

临行前,薇和几个女兵来看我,她轻轻地抚摸着我枕边的氧气袋,黑亮的双眸充满关切的问候。在那些女兵“叽叽喳喳”地问候声中,她一直没有说话,只静静地注视着我,坐了会儿就走了。

或许,命运总喜欢给人出一些难题,作出些让人难以预料的安排,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沉默不语的关切竟是我们生死离别的最后一面。薇走了,就像昆仑山口的一朵飘逸的白云,让人来不及思考,来不及挽留。高原的路充满着坎坷与险恶,就因为那不经意的一脚踏空而滚落在地的小动作,在高原上却成为薇舞蹈生命中的最后一跃。随行的医生用尽了所有的氧气袋,也未能阻止薇生命之花的枯萎。在场的每个人都默默地流着泪。在高原上,人们表达痛苦的大声哭泣都被残酷地剥夺了。要知道,在海拔5000米的高原上,有时一声纵情的大喊,都可能要以生命作为代价。

以后几次的演出,我执拗地违背了领导的意思,身背氧气袋,面对着嘴唇开裂、面色黑紫的高原战友,不顾一切地完成了舞蹈的各种高难度的动作。战友们潮水般地掌声,就是给予我的鲜花和荣誉。下场后,当我倒伏于不可遏止的眩晕中时,我看见了薇静静的微笑,很甜,很美。没有人指责我如此纵情恣意地演绎舞蹈,人人都看得出,我是用舞蹈之美的极至来表达对薇的深深怀念。我想,我今后再也跳不出这么美的舞蹈了。我挚爱的舞蹈已随薇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那片神圣的净土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