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不想只做你的姐姐  

2008-05-10 12:38:25|  分类: 百味生活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见林江是在武汉,九月。那时我上大三,和林江的姐姐林西同班同宿舍兼红颜死党。林西说,咱弟弟也考过来了,和我一起去接他吧。彼时我正在看小说,懒得动,但最终还是被“收买”了。因为林西承诺,若去呢,就送你齐豫的CD!一听齐豫我蹦起来,那可是我最爱的歌手。于是挽了林西的胳膊笑嘻嘻欣然前往。

在火车站,等林江出现在视野里时,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好英俊好挺拔的男孩子啊!林西看了,对我挤眉弄眼说,怎么样,没白来吧?咱弟弟帅不帅?林江礼貌地和我握手,然后去叫车,把行李弄上去,回头对我和林西说,两位姐姐,上车吧。我禁不住笑,说倒像是来接我们的。一路上,林江言语不多,但句句中肯。我一直用姐姐般的微笑看着他。

相处久了,越发喜欢林江的爽快率真,而且光明磊落善良洒脱,总之优点一样一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林江在班里渐渐有了威信,被选为班干部,后来进了学生会,演讲、足球、篮球竟也很有水平。学校舞会,他一到,女孩子就叽叽喳喳围上去。林西见了就很骄傲地说,瞧,咱弟弟天生一个白马王子!我看在眼里,不知从哪天起,心里忽然有了种黯然神伤的感觉。每每见林江被学妹簇拥着,莫名的忧伤就一丝丝袭上心头。有一次,在学校附近的旱冰场,自己老摔跤,林江就拉了我的手说,艾艾姐,我来教你。那是第一次和林江“牵手”,竟然倏地就红了脸。

大四那年冬天,天冷得出奇。林西买了米白色毛线要给林江织件厚毛衣,可一直懒得动手。我见了就不声不响取了毛线织起来。晚上别人闲聊,我就默默地坐在床上织,眼睛累了就滴几滴眼药水。终于赶在最冷的那几天之前织完了。拉着林西,说给咱弟弟送去,看合不合身?林江穿了,镜前一照,太合身了!说着就去拥抱姐姐林西。林西连忙制止,说别谢我,要谢就谢你艾艾姐。

林江拥抱我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整张脸都烫了起来。后来我提议再给林江织件毛坎肩,外面卖的不暖和,而且我特别喜欢看男人穿衬衫外罩毛坎肩的样子。林西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一听这话忍不住嚷起来,艾艾,你不会爱上我家小弟了吧?我慌忙掩饰,说没有的事,他是咱弟弟啊。林西就笑了,料也不是,你喜欢的是年龄比你大且能照顾你的成熟男人对不对?我一颗心落下来。

我是如此害怕别人看出这份感情。这话传到林江耳朵里,他倒是很兴奋,说好啊,从此多一个好姐姐疼我了。

此话并无后文。大四是最忙的,写毕业论文,找工作,忙着和同学分别,总之琐事一大堆。我和林西毕业后都留在了武汉,林西是为了照顾弟弟,虽然林江早已不需要她照顾。但我呢?林西问我,为何你也留在这里?我就说喜欢这座城市呗!林西就笑,该不是为了爱情而留下吧?

工作后,有人给我介绍男孩子认识,但往往都是一面之缘。有一次,介绍人领来的是个穿白衬衣牛仔裤的男孩子,远远看过去,竟有几分像林江。我就对人家多说了几句,但一分手,我又惆怅起来,自己是在拿林江的样子寻找爱人。

林西的离去实在太突然。她和同事一起去游泳,不知怎么就游进了深水区,偏偏腿部抽筋,等大家发现她时,她早已停止了呼吸。那时林江上大四,他哭得像个孩子,怎么能不痛呢,姐姐那么疼他,却那么突然且永远地离开了他。我心疼得也几乎支持不住,把林江抱在怀里,说林江,你还有个艾艾姐。

转眼林江毕业,他进了一家集团公司。因为对工作尽职尽责,又极有创新精神,颇受领导赏识,很快被破格提拔为主管,成了公司里最年轻的中层。广阔的舞台使林江如鱼得水,而私下里林江却是忧郁的,应酬能推则推,这倒给他平添了一份独特的魅力。公司里好多女孩都爱慕他,总经理秘书、那个叫阿白的女孩子对林江更是如痴如狂。但林江对她们并无感觉,一直冷冷淡淡。只有我知道,他一直生活在失去姐姐的痛苦之中。

因为工作都很忙,虽在同一座城市,我和林江的联系却并不多。有时会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工作,叫他好好照顾自己。林江总是很客气,挂电话之前总是说,谢谢你,艾艾姐。每当听他这样说,我都有说不出的失落。

秋天时,母亲从济南打电话来,说你爸身体不好,我们也想你,你回来吧。我心软,答应下来。想到林江,我决定给自己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不行,那么只有抽身而退。

我要了林江的房门钥匙,常常帮他去打扫卫生,将林江泡在水盆里的衣服一件件洗好,晒到阳台上,给他熬他最喜欢喝的小米绿豆稀饭,切得细细的咸菜上辣椒丝翠绿可爱。周末的时候,我会让林江陪我去江边走走,或者逛街,逛累了去吃饭,事先悄悄给他说,一会儿给我点水煮鱼,样子有点撒娇。拽着林江进电影院时,心思却并不在电影上,只是喜欢在黑暗里多看一眼他的侧面……我深知自己在透支什么。林江只是微笑,自从姐姐林西去世后,我就是他的姐姐,他知道,我疼他、希望看到他开心。但仅此而已。

一次林江偶尔说起馋谢氏面窝,只是人家生意好得每次都要排队,好烦。那天下了班,我便骑车去了,果然是长长的队伍。站我前面的是一对小情侣,男孩子排队,女孩站在一旁,两人一起看手机里的短信笑话,时不时快乐地窃笑。我看着他们,忍不住苦笑。等我提着一袋面窝出现在林江面前时,林江大笑着把我整个人抱了起来,转了几圈才放下,说真的好激动啊,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我趁机用笑容掩饰着说,因为爱你嘛。

林江仿佛一下子清醒过来,拍着自己的脑袋说,哦,该死,我真笨,你是我姐嘛,姐姐疼弟弟,还需要理由吗?笑容凝固在我的脸上,林江始终当自己是姐姐看待。两个月的期限已过去,我除了转身离去,还能有什么选择呢?

回到济南,我进了一家外企,整天坐在电脑前,眼睛累了就滴几滴眼药水。滴着滴着,就想起了大学时给林江织毛衣时滴眼药水的情景,不觉呆过去。策划部的马伟常来串门,每次来了目光总往我的格子间看,有同事就开玩笑说,是不是对人家艾艾有意思?

因为单身,因为年龄已经不小,自然别人会给介绍男朋友。对此我只是笑笑,自己早已心如止水。倒是马伟急了,在电梯里遇到我,说干吗到外面找呢,我们知根知底不是更好吗?再说你找外面的我也不放心,怕你被人欺侮。我一愣,因为那一刻,马伟的口气和神态像极了林江。心中一旦想起这个名字,就再也平静不下来。

我想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于是当晚就买了火车票,匆忙赶往武汉。到了时天还没有亮,觉得此时去不妥,但还是忍不住想马上见到林江,于是打车径直前去。敲响林江的门时,心里忽然就忐忑起来,心怦怦地跳着。在我欲转身逃走时,林江却出现了,满脸倦容,披着上衣,显然还没起床。看到我,他非常吃惊,艾艾姐,是你?我刚要开口,房间里却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林江,谁呀?

我忘了是怎么离开的,脑袋一直嗡嗡直响,走到楼下时,泪水已淌了满脸。吃了早餐后,我再次回到火车站,这次是买回济南的票。

从武汉回来后,以为自己会去找马伟,但很奇怪,我却在心里拒绝了马伟。因为不爱。我继续自己的生活,马伟见了,就知道说也没用,只得退出。

有一天同事们一起看旧片《神雕侠侣》,有同事就说,金大侠安排小龙女失身,就是要降低她的身价,其实现代社会里女强男弱,女大男小同样不被大众所接受。还好,16年后杨过变得沧桑,而小龙女容颜未改。我听了,握鼠标的手抖了一下,但心头却一片漠然。

三个月以后的一天,加班,下班时天色已晚。马路对面那棵梧桐树下,站着一个人,那个身影是如此熟悉,我站在原地,以为自己对疼痛早已麻木,但那一刻,我却无比清晰地感到我的心像燃烧的火苗一样,一簇一簇地,生生地疼。

林江一步步向我走过来,然后他狠狠地掐灭烟蒂,他平静地对我说,一颗心,藏起来,不随便给人,艾艾,我们都是这种人对吗?这是林江第一次这样称呼我,那口气那眼神那言语,熟悉又陌生,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林江继续说,艾艾,有一份感情,它已经陪了我很久很久了,我竟不知道,现在才感觉到……他哽咽着,有些艰难地说着。我怔怔地看着他,当他停下来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哗地流下来。林江惊骇,艾艾,难道我真的来晚了吗?我流着泪冲他笑,然后我把自己重重地跌进林江的怀里,我说你来了,就不晚了。

林江深深地拥抱我,我感觉到他温暖的眼泪滴落在我脸上。林江要给我解释那天早晨的事,我摇头,边流着泪边笑,忍不住地笑,直到笑出更多的眼泪。我说不用解释,那些并不重要。但林江却非要说,阿白趁我酒醉送我回家之际留在了那里。其实我醉成那样,又能做得了什么呢?半夜酒醒,我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我再次看着他笑,我把手指放在他的嘴上,林江却拿开了,你下楼后,我才清醒过来,忙打手机,想问你什么事,然而一直关机。我想你有事一定会打电话给我的。有一天晚上一个人喝酒,忽然眼前就浮现出你眼睛里瞬间溢出的泪水和匆忙下楼夺路而逃的样子,我一下子醒悟过来,包括多年来的好多细节。我顾不得一切,所以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刚才,我一遍遍祈祷,老天,请给我机会,让我照顾她。

没有早一步亦没有晚一步,相遇并相爱,那是天下最美的爱情。但也有另一种,相识多年只差那份领悟,使得擦肩成为世上最容易的事。还好,林江说,谢天谢地,我终于醒悟,在你艾艾小姐未嫁之前。

我微笑,但我不知自己该睁开还是幸福地闭上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