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中国法治三十年——军事法篇  

2009-07-10 09:14:49|  分类: 法治论集B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事法学是法学的一个新兴二级学科,改革开放三十年来,随着国家法治发展与时代进步,军事法学得到了长足地发展。尤其是随着“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观念不断深入和贯彻,中国军事法治建设更是获得了宝贵的时代契机。鉴于此,我们以改革开放三十年为时代背景,从中国军事立法发展、军事法学教育与研究的开展及军事法治理念创新与理论发展三个方面勾勒出中国军事法治发展的简单脉络。

 一、 军事立法的大发展

(一)起步阶段的军事立法(1977—1989)

1977年至1989年,历经“十年浩劫”后的军事立法得到了全面恢复和发展,随着国家法制建设的逐步完善,国防和军队立法全面启动,军事立法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军事法制建设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在这一时期,颁布了现行宪法,其中许多规定尤其是对我国国防和武装力量相关方面的规定,不仅为国防和武装力量建设确定了基本原则,为加强新时期的军事立法工作提供了充分的宪法依据,而且将国防和军队建设纳入到国家民主与法制建设的大系统,有助于依照宪法和法律管理国防建设和军队建设事业,为新时期军事法制建设的全面发展和军事立法工作的加强奠定了基础,这些都直接导致了后来《国防法》等重要法律的出台。虽然这一阶段属于我国军事法的起步阶段,但仍有9件由军队起草、经中央军委提交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审议或者通过的军事法律及其法律议案。这些立法大都是在以前相关规范性文件中的修订,丰富了其内容,改变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规定,如1984年通过的《兵役法》较之第一部,便有很大的变化。

另外,一些基本法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经军委、总部的建议,也在其中明确规定了维护军队和军人权益方面的内容。尤其是随着《刑法》的颁布,对军人违反职责犯罪这种给国家利益造成极大危害的犯罪有了更为详实的规定,改变了过去基本按照内部规定和习惯惩处的状况。

在国家军事立法不断加强的同时,军队的立法工作也开始全面恢复和展开,军事法规开始覆盖军队建设的各个方面。此外,三总部、各大单位制定和发布的军事规章也日益增多,并逐步形成规模,涉及部队教育训练、教导团训练工作、电化教育、舰艇部队训练、第二炮兵训练、飞行训练等各个方面。据统计,仅1978年至1988年,全军就制定各种训练法规、规章1300多件。总后勤部1979年至1987年制定的规章及其规范性文件达970余种,约等于新中国成立后至1978年前20年间总后系统制定的规章文件总和。 军事立法的不断加强,不仅为新时期的国防和军队建设提供了法律依据,而且也为建立和完善军事法规体系,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立法体质提供了实践基础。

(二)迅速发展,形成中国特色军事立法体制阶段的军事立法(1990—2000)

20世纪90年代,是中国法制的一个全新阶段。以江泽民为首的党中央、中央军委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提出并大力倡导依法治国、依法治军,军事立法同其他立法一样得到了高度的重视,国防和军队法制建设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自1989年起,中央军委对立法工作加强了宏观指导,统一组织、统一计划。1990年4月15日我军第一部规范军队立法活动的重要法规《中国人民解放军立法程序暂行条例》颁布施行,依照该条例中央军委每年年初编制下发年度立法计划,这对提高我国军事立法工作的计划性和有效性,保证军事法规、军事规章的起草质量以及加快军事立法步伐起到了重要作用。1992年4月,《中央军委“八五”期间立法规划》第一次将军事立法纳入五年规划,提出了“八五”期间军事立法的目标,《国防法》就是在纳入到这一规划之后才得以快速出台的。

 除了《国防法》,在这一阶段还通过了许多重要的法律。此外,在国家制定的《刑法》、《刑事诉讼法》、《立法法》、《律师法》、《婚姻法》等许多重要法律中,都有调整国防和武装力量建设方面的内容。在《国防法》首次从国家基本法律上确认了中央军委的立法权后, 《立法法》又首次以国家基本法律的形式对中央军委以及各总部、军兵种、军区的立法权作出了明确规定,确立了军事立法在国家立法体制中的重要地位。

同时,这一阶段的军队立法也得到了迅速的发展,特别是《立法程序暂行条例》颁布以来,各种军事法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些军事法规几乎涵盖了军队建设的各个方面,它们的颁布施行,使军队建设的主要方面实现了有法可依。一个以《国防法》颁布为标志,与国家法律制度相适应,涵盖国防和军队建设各方面、框架初步形成基本满足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需要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法规体系已经初步建立起来。

(三)不断完善中国特色军事法规体系阶段的军事立法(2000年以后)

进入21世纪,我国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和国防与军队建设深入发展,军事立法的步伐也明显加快。本世纪的头五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共制定和修改军事法律、军事行政法规和军事法规99件,各总部、军兵种、军区和武警部队还制定军事规章近900件。 一些长期以来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出台的重点、难点立法项目,如《国防教育法》、《军队支援地方抢险救灾条例》、《军人优待抚恤条例》、《民用运力国防动员条例》、《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等也在这一阶段颁布实施,填补了国防和军队建设一些重要领域的空白。

由于20世纪我国的军事法规体系就已经初步形成,因此,进入新世纪我国的军事立法在继续填补一些重要领域空白的同时,更多的是对以前法律法规的修改完善以及对有关事项的细化。这一阶段军事立法的特点,最重要的是体现在其立法的计划性和宏观指导上。在认真总结“九五”期间军事立法工作成功经验和做法的基础上,中央军委制定了《中央军委“十五”期间立法规划》,确立了“十五”期间军事立法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主要任务,以及落实规划的具体要求和措施等。五年来,中央军委每年年初通过制定下发年度立法计划,保证了立法规划的具体落实。正是因为这些工作的落实,有效保障了军队立法的数量和质量,从总体上看,“十五”期间的立法质量较之以前有明显的提高。再者,由于《立法法》中明确规定“军事法规、军事规章的制定、修改和废止办法,由中央军事委员会依照本法规定的原则制定”,为落实这一规定中央军委于2003年4月3日颁发了《军事法规法军规章条例》,从而从制度上、程序上进一步完善了军事立法制度,保证了军事立法工作依法有序进行。

二、 三十年来军事法学的教育与研究

应该说,1984年《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学》卷中才首次明确提出军事法学是我国法学的一门分支学科,198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正式将军事法学列为法学的一个分支学科 ,之前的军事法研究一直处于一种“有实无名”的状态。但是伴随着党、国家对法制建设和法学研究的高度重视,军事法制建设不断恢复和完善,军事立法得到重视,军事法学研究也开始逐步发展起来。与之相适应,各种军事法研究机构和人才培养机构也开始迅速发展,也加速了我国军事法界与国际的沟通和交流。

在各种军事法学研究机构中最重要的就是于1988年6月8日设立的中央军委法制局。军委法制局作为领导军事法制建设的办事机构和管理全军法制工作的职能部门,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研究军事法学理论,开展学术交流,”将军事法学的研究列入到了中央军委的工作议事日程,非常有利于军事法学研究的发展。中央军委法制局在成立后的较短时间内,就相继组织开展了“全军军事立法工作研讨会”(1988年10月)、“军事法制建设理论座谈会”(1988年10月)等学术活动,军事法学研究开始有组织的全面启动。军委法制局的成立,是加强军事法制建设的一项重要组织措施,是我军建设走向法律化、制度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在1990年2月我国第一个地方性军事法学学术团体——北京市法学会军事法学会成立后,为了进一步推动和开展全军的军事法学研究,军委法制局还报经总政治部和中国法学会批准,在1991年12月具体负责组建了中国法学会军事法学研究会。从1991年12月30日军事法研究会召开成立大会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开始至2003年5月,军事法学研究会一直挂靠在中央军委法制局,在军委法制局的直接领导下,具体组织全军军事法学研究活动的开展。军委法制局在主管军事法学会工作期间,领导和组织召开了一系列学术研讨活动,在加强军事法学基础理论和现实问题研究,促进军事法学的繁荣和发展上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如1992年11月在北京召开的“宪法与武装力量建设学术研讨会”,1994年11月召开的“中国法学会军事法学研究会年会暨《国防法》立法学术研讨会”,1996年6月召开的“中国法学会军事法学研究会年会暨军队正规化建设与军事法制学术研讨会”,1998年5月在西安政治学院召开的“中国法学会军事法学研究会年会暨军事执法与军队质量建设学术研讨会”,2000年5月在长沙国防科技大学召开的“中国法学会军事法学研究会年会暨依法治军的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等。 这期间,军事法学研究会还先后出版了《军事法学辞典》、《军事法制建设研究》、《国防立法理论研究》、《军队正规化建设与军事法制》等专著和论文集。同时,为了有利于加强军事法学理论研究和交流,1992年中国法学会军事法学研究会还创办了《中国军法》杂志(双月刊),《中国军法》由中央军委法制局主管,是全国惟一的综合性军事法制刊物,自一推出便受到全军广大官兵的喜爱,得到军委和总部领导机关的充分肯定,被总部机关列为重点刊物和基层连队必订刊物。两个学术团体的相继成立,标志着军事法学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对聚集军内外的军事法学研究力量,繁荣军事法学,促进军事法制建设,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军事法学研究日益发展的同时,对军事法学人才的培养也越来越受到关注:从1991年起我军院校正式开设军事法课程,1993年2月,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创建了军事法学系,用以专门培养军事法学人才。同年6月,该院创办了军事法学研究所,12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建立军事法学专业硕士学位授予点。此后,军队其他一些院校也陆续开展起军事法本科和研究生的教学工作,军事科学院在其军事学硕士和博士点的基础上培养军事法人才,南京政治学院、国防科技大学、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和武警学院、武警上海政治学院等军事院校也都设立了专门的军事法教育机构,为部队培养了大批军事法学专业人才。2002年,总部正式批准军事法学专业进入军队重点建设学科专业。目前,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共有军事法学、诉讼法学和法制史三个硕士学位授予点,并经国家教委批准开始招收军事法学博士,截止目前,从该院走向部队的各类军事法专业人才已达9300多人,其中硕士240人,博士11人, 成为军事法学研究事业的人才摇篮。

进入21世纪,一些地方院校也开始注重军事法学的研究,2001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成立了军事法研究所,2003年中国政法大学设立了军事法学研究中心,并开始招收博士生和硕士生。2005年,中国政法大学开始招收军事法学硕士生,开创了地方院校的先例,完善了军事法研究生的培养体系,并于2007年1月培养了新中国第一位军事法学博士。并组织人力物力编写出“21世纪法学规划教材”中的《军事法学》一书,这是第一次由分军方人员作为主力编写的军事法学教材。另外,中国政法大学军事法研究所自2006年起开始打造“中国军事法治前沿论坛”,它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和军事法研究中心共同创设的专业学术平台,致力于引领中国军事法学的学科建设与发展,促进专业学术的拓展与交流,推进军事法治实践的改革与创新,这在军事法学界取得了强烈的反响。此后,吉林大学,西北政法大学等地方院校也开始招收军事法学的硕士生。军事法学专业教育从最初的“一枝独秀”发展到如今的“百花齐放”,成为国家法学教育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在注重国内研究和人才培养的同时,军事法学界也开始与外部进行广泛交流,1987年,我军首次派代表参加了北京国际人道法讲习班。1991年5月23日至6月3日,经军委领导批准,中国军事法学会代表团赴比利时布鲁塞尔参加国际军事法和战争法学会第12届大会。此后,中国军事法学会已经连续派代表团参加了六届国际大会,并且从1994年第14届大会起成为该会的理事国。同时,军事法学会一直重视与国际军事法与战争法学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联系和合作,注意在各种国际场合宣扬我军法制建设的成就,表达中国学者对有关国际军事法律问题的观点和看法,取得了较好的国际影响。

除了理论研究,我国的军事法在实践领域中也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文革”结束后,我军的各级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从1978年10月起相继恢复、重建。截止1988年底,全军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共有136个,形成了总部、大军区和一些军级单位的军事法院、军事三级设置体制。 这些机构的建立保障了军队工作的有效进行,对一些重大案件的审判尤其受到人们的关注,如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审判。另外,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全军开始有系统有组织的开展普法教育活动,以增强官兵的法律意识。律师也开始出现在各级军队之中,2002年以来,军队律师连续7年参加美军太平洋总部举办的国际军事行动与法律会议,多次参加国际军事法与战争法学会和武装部队法律顾问国际研讨会。

三、 三十年来军事法治的理念创新与理论发展

随着军事法有关研究的深入发展,其中许多领域的理论得到了发展。由于军事法属于新兴学科,因此关于学科建构的许多纯理论问题在一开始便受到了人们的普遍关注。这其中涉及的主要问题有:建立军事法学理论的必要性,军事法是否是部门法,军事法学的体系及其内容,军事法的概念,军事法的渊源,军事法的基本原则等。在这些问题的研究中,许多学者都贡献了自己的智慧。正如《解放军报》在1984年4月1日刊登张建田文章《军事法概念之我见》中的编者按所写到的那样:军事法是一个重要的法律部门,但目前不管是立法实践还是从基础理论上说,都尚处在较为薄弱的状况。深入研究并明确我国军事法的概念,有助于军事法体系的建立,也是建立加强军队法制建设、完善国家立法体制的迫切需要。

随着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军事法被划分得越来越细,许多学者开始在某些具体领域深入研究,军事立法、军事司法、军事诉讼法、军事行政法、军事刑法、国防立法等分支学科开始得到更多的青睐。同时,一些与法律相关的其他学科与军事法相结合,产生了如军事法制史,军事经济法学等学科。

但是,不得不说我国现在的军事法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虽然很多问题都予以了涉及,但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也有很多,比如,即使在《国防法》颁布后,仍有学者认为中央军委的立法权不像国务院的行政立法权那样具有宪法依据。其实,对于刚刚“长成”的军事法来说,许多问题都需要我们继续研究加以解决,这些问题的存在,一方面表明我国军事法已经有了较为深厚的基础,可以进行法律层面的讨论,而不只是停留在政治或政策层面的讨论,另一方面也表明我国军事法确实需要进一步完善。当然,立法上有空白,对法律规定有争议,或者法律在执行中有困难,这是任何国家不可能避免的,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忽视这些问题。

军事法研究的另一个重大领域就是武装冲突法的研究。同国内缺乏足够立法规制不同,对于武装冲突法我们更多的是去解读与创新,为人类和平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在早期的研究中,我们主要是进行的一种吸纳工作,研究的重点在于武装冲突法的称谓、武装冲突法的战争和作用、武装冲突法的阶级性等问题。随着研究的深入,对于这些基本的理论问题我们已经同各国达成了普遍共识,现在更多的研究是针对国际法规的研讨和解读。军内外专家学者撰写出版了一批有关国际法及战争法研究的学术文章和著作。各高等院校编写出版的国际法教材也同样包含了国家法及战争法、国际人道主义法、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军控与裁军法等内容。此外,一些有关军事领域的国际法及战争法的外国著述也在我国翻译出版。

作者简介:

薛刚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法学院院长。

李卫海: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

支亮:中国政法大学军事法学硕士。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