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s.navy的网易博客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日志

 
 
 
 

记忆--东荆河(之一)  

2010-05-17 15:30:57|  分类: 百味生活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荆河,老人叫他襄河。小时侯我总是当作是香河。因为它的水特别甘甜,那时没自来水,家里洗菜到池塘,而厨房里备有一口大水缸,爷爷挑几桶水就放在里面,做饭,烧开水。其实,我们疯得渴了的时侯,就拿起瓢,直接取水一阵“咕咕”,就喝下去了,并不觉得有多不卫生,也没拉肚子什么的。

对我们来说,东荆河就是母亲河,就是故乡。我的童年时代就是在那里度过的。

八十年代初期,还没有电扇之类的纳凉工具。夏季的夜晚,村里人都搬着躺椅或竹床到堤上,对小孩来说,这自然是最好玩的时光。每到傍晚时分,太阳快落山时分,我和弟弟就催着爷爷快点扛竹床上去,占一个有利的位置。天黑下来了,堤上已经摆满了竹床,一字排开,大人们闲话桑麻,我们则似懂非懂地当听众。更多的时侯,我喜欢观察天边的落霞,红的紫的,蓝的青的,各种颜色在天边不断变化,有地就痴痴地想,为什么云彩这么漂亮呢?自然这个问题爷爷是不清楚的。星星出现了,我则与小伙伴们一起寻找老师所教的北斗星在哪里?如果从河中开来一艘轮船,我们会争论它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只到船上红红绿绿的灯光消失得无影无踪。乡村的夜晚躺在恬静与闲适之中,那个时侯民风淳朴,村民们也热情善良。炎热的夏夜,最吸引我们的要数老人们讲故事了,有讲笑话的,说阿凡提,说孙悟空,但我们最爱听,听得最多的是岳飞与薛仁贵的故事。那几乎是夜晚的必修课了,每到晚上,我与弟弟都会缠着爷爷讲一段,通常的情况是,爷爷已经不知不觉打呼噜了,而我们听得正入神。夜深了,挥之不去的热浪终于消歇下去,人们才三三两两的回到自己家里。我们往往一睡醒来,发现自己已在屋内。

很多年后,我都会记起东荆河乘凉的夜晚,那是最初的田园牧歌。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